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长征

各位在夹金山、大渡河、泸定桥上的身影都放在这了

 
 
 

日志

 
 
关于我

各位:我把大家伙在长征路上的照片都放在这里了,希望其中能有为各位所喜欢的,不管怎么说,各位的风采算是保留下来了。好想你们哟!!! 后发现在163的相册上传照片的效果更好,所以只在这传了几张就改到“相册”去传了,各位好汉“相册”上见。

囚禁李煜的孙李唐村与裘衾二字 走开封12  

2015-09-24 23:41:23|  分类: 走开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11月17号是到开封的第三天,早餐闲聊时听到了"孙李唐"这样一个地名,同时还知道了过去这个地名是写作"逊李唐"的,因五代时期的南唐国君李煜逊位后囚禁于此而得名。有这样一个地方!那是一定要去看看的。

      知道有李煜这样一位历史人物还是在看过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之后,那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事了。那时我们的社会刚从只有八部戏可看的年代里走了出来,可能是一时又没什么新作品的原因,于是就把民国时期拍的一些老电影拿出来播放。原本是在少年时代就该熟读的李煜我却是在过了20岁才从大众传媒中初知其名,想想真是挺可悲的,在我吸收知识的最佳年月,有多少垃圾在我的大脑中挤占了那些本该是存放有效信息的宝贵空间。知道了李煜也就读到了他的作品,这些读来通俗、念来上口、用浑然天成的语言写就的诗句一下就深深的印刻在记忆当中,尤其是《虞美人》中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一句,把个悲欢离合的真情实感流淌的淋漓至尽,读来心生共鸣,掩卷久久难忘!

1986年儿子出生时,曾想附会这个“煜”字来做名,那时觉得这个字很偏还很雅,幸亏没用,不然会是件挺可笑的事情。俗人想玩雅,往往弄出个“猪鼻子插葱“的效果。

几年前,还真有一次在不是“独自”“凭栏”的场合,我对同行人说起了这位李后主,还酸文假醋的唱吟道:……罗裘不耐五更寒……,“是罗衾,那字不念裘”,听者低声递过来一句。哟~我熟背了多年的诗词原来竟读错了其中一个字!丢人、丢人啊

      说了半天其实就是一个意思,因为在我十分有限的古典文学修养中,李煜的词占有着重要位置,所以当知道开封还有个能与这位词圣有关联的地方时,要去看看就是一定的了。

      从住处一路向北,约半个小时就到孙李唐。现在的孙李唐,已无地图上标注的"村"样,完全是一片充满楼群的商住区,入口处到是有块显眼的大石碑,上面写着"孙李唐村",石碑背面有篇介绍李煜曾囚禁于此的短文。就没点别的遗存了吗?锁好自行车后走进小区四处张望,多方打听,结果是什么也没有了。虽然这一结果并不让人意外,但还是觉得不该如此啊,当过皇帝的人多的数不过来,可是在中国家喻户晓的李词圣可就这么一位啊,一千年前李后主在此存在过的遗存当然是很难留下来了,可难道不能造出些、整出些什么可供今人凭吊的景致吗,起码搞些雕塑或是美术作品,那样不仅可以使人们更为直接的感受到这块土地的特殊性、更为真切的赏析到中国文学史上的这段最为凄美的篇章,同时也能提升这一地区的名望甚至是提升开封市的旅游吸引力。也许是有关当局还没把这份独有的宝贝资源当回事,也许是有更为重要的民生问题等着解决,一时还顾不这份闲情逸致。

      写完上面这段文字,觉得自己可能这是在犯"矫情"了,其实有"逊李唐"这么个地方还存在着就足够了,就足以寄托我的那点怀古幽思了,如果真搞出些什么人造景观来,说不定又会觉得是画蛇添足反到毁人胃口。许多时候情况就是这样的,就是你明明知道某某地方什么也不存在了,可你还是一定要去那地方看看,去了就会有种满足感,也不知是否真有什么"时光隧道"存在着,一些发生过重大事件的现场好象就是这条虚拟隧道的入口,只要你到了那里,某种穿越就会发生,一经这种只能是心灵感应、或说纯属是主观意识上的对接,"满足感"也就生了出来。回想二十年多前在西安冒着酷暑骑车去看大明宫遗址,其实不也就是看到了一大块玉米地吗,不过在看到那块写有"大明宫遗址"的石碑后我还是觉得不虚此行。不久前听到西安准备花巨资重建这处盛唐宫殿的消息,马上又引起了我对那块玉米地的回味。

下面是我在曾经囚禁李煜的地方见到的:

李后主(937~978)的生命就结束在这里,那年他42岁。后来囚禁后主的地方就得名"逊李唐",而后又演变为现存的"孙李唐"。

现存的逊李唐,除了能在这块新竖起来的碑上读到李煜的名字外, "昨夜又东风"的小楼, "独自莫凭栏"的栏杆是连可供想像的影子都没有,能看到的只是标准不低的新建民宅,估计是什么高档商住区了。

本想放几首李煜的作品在里,增强一下对这些美文的记忆,后来在网上见到多幅图文并茂的李煜作品,很是喜欢,于是选了三张放在文尾:

李煜的作品中最为广泛传唱的应该就是这首《虞美人》人了,可也就是其中的"小楼昨夜又东风"和"一江春水向东流"这两句不加掩饰的故国之思给作者带来了杀身之祸,让当朝的宋太宗认为这个李煜是人还在心不死,当晚就令人将其毒杀。

相信这世上有无数的人曾在某一时刻让这首词中语句萦绕于胸。一个是李煜,一个是晚他123年的宋徽宗,两人都不是称职的国君却都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这种巨大的错位置放的本身也堪称奇迹。

这种通俗易懂的华词丽句天天还在被今天的人们引用着。写字谁都会,写篇小文也不难,可是有几人能像李煜的作品那样,在千年之后还在无时无刻的打动着人心!

虽然我几乎是在读到这首词的第一时间就将其背下,可只是到了几前才知道其中的那个"衾"字不念裘。

 

补充:

        2012年底从孙李唐村回来后就写了这篇记述,然后往“文件夹“里一存就没再动。前些日子在“第一楼”重吃灌汤包后,想到要把几年前从开封回来后写下的文字整理一下,其中这有上面这篇“孙李唐”。因为文中有李煜,而这又是位一经念及就很容易触动心事的人物,此时参裹着裘衾二字的一团思绪不停的在头脑中打转,想了想,干脆让这团思绪来作本篇的结尾:

              秋风起、吹月圆,

                              “裘”“衾”岂止御风寒

                                                          百万步、云舒袖

                                                          鹤鸣声声绕耳旋

                                                          独自再凭栏

                        于2015中秋前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