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长征

各位在夹金山、大渡河、泸定桥上的身影都放在这了

 
 
 

日志

 
 
关于我

各位:我把大家伙在长征路上的照片都放在这里了,希望其中能有为各位所喜欢的,不管怎么说,各位的风采算是保留下来了。好想你们哟!!! 后发现在163的相册上传照片的效果更好,所以只在这传了几张就改到“相册”去传了,各位好汉“相册”上见。

又想到皖南的茶山与龙井问茶~6500公里的八月之20  

2014-12-31 15:1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过到了乳山茶场后,原来只是想说说它在地理位置上的特殊性,没想到写着写着,思绪东飘西飘的把近几年去过的茶场都给拽进来了,索性乘着兴头再把皖南和杭州的两处茶场也记述一番。

1、歙县涻舍的茶山

     涻舍只是歙县境内的再普通不过的一个乡村,是我一位晚辈朋友的家乡,那地方并不是专业的茶场,不过这里位于黄山脚下,村子周围的山上到处都是茶树,是个地地道道的茶叶产地,而且大名鼎鼎的"黄山毛峰"的原茶就部分来自山上的这些茶树。

     我之所以能来到这里,说来还有那么几分传奇:2000年的冬天在屯溪疗养院开会,会后自己租了辆破破烂烂的"微面"在历史上徽州的地界里转悠,一次在歙县路边一家新开张的饭馆里吃饭,从贺喜的锦旗上知道了店主名叫胡丙申,这不仅与我同姓而且此前我已了解到胡姓在徽州算是望族,另外店主的这个姓名与我常接触的一位业务伙伴完全重合,于是就着这些话题与店主聊了起来。店主告诉我他的侄子在北京做茶叶生意并留下了联系方式,"侄子"叫小平,后来我还真的与小平成了朋友,十多年间联系不断并眼看着这小伙在马连道把茶生意做得兴旺起来。由于对徽州的迷恋,加上知道小平家的门前门后都是茶树,于是我对小平说要找机会去他家乡的那个山村看看。这本是一句随意的话,不想2011年春节前小平告诉我他要开车回家过年,邀我同行。就这样,农历2010年腊月28、29号这两天我在安徽歙县一个名叫涻舍的小山村里度过。涻舍处在山坳中的坡地上,是个移民村,村民是上世纪60年代初由政府组织从本省的安庆地区迁移过来的,之所以要迁移,一定是因为在那个大饥荒的年代,如果继续留在原来的安庆是要饿死的,而那时的涻舍就是歙县的北大荒,有大量的山坡地闲置着。由于是移民村,所以也就没有我特别想领略到的那种徽州风情,不过四面环山、一水中流、满目茶园的环境还是很宜人的。

 2011.1.30晨早5时,搭小平新买的速腾从北京出发,前往他的家乡,行至天津王庆坨时,变速箱坏了,花了1800元顾保险公司的卡车将车载回北京,之后改开我那辆低档的、但不管跑哪从未撂挑子的F3继续上路,原本计划用一天走完的路程不得已改为两天,当晚缩泰安

 走了两天,在2011.1.31、也就是春节前的腊月28这天,来到了安徽歙县一个名为"涻舍"的山村,小平的家乡在那里

一路欢笑一路歌,有了她,长途旅行不再枯燥,这是冰冰,小平的二女儿

 依山傍水的生态环境多么宜人。这些山与风景名胜黄山是连在一起的,当时我还问小平的乡亲,能否逃票进入景区,回答是"没试过"

 屋子后面的山上就是大片的茶园。小平还有个哥哥,在兄弟二人的努力下,家里的房子由一栋变成了三栋,从中也可看出中国农村在近十来年中的发展变化。平时在这三栋房子里居住的只有他的父母和奶奶三人,我去时,一人独住了左边楼房的三层

在小平家听他母亲讲:到了八达岭后我就不上山,在家天天爬山,到这北京干嘛还要花钱去爬山

从小平家楼房张望周边的茶山与村舍

 

在小平的岳父家吃到了野猪肉(两块发白的),涻舍人有福饮用零污染的山泉水,生态良好,野猪自然也喜欢光顾

 并不是所有村民都盖起了新房,不过依我看,土房居者的生活水平还是不错的,有洁净的自来水和卫星天线就是标志。换个角度,如果看不到这种起码是半个世纪以前的房子,也就对比不出中国今天的变化

 能在黄山脚下的小山村住上两天,这样的机会是很难得的,所闻所见也大多美好,不过上图中的情景是个例外了。这是随小平走亲戚时看到的,对照地图可以发现,这条脏的一塌糊涂的河流最终的流向是新安江,而新安江又是千岛湖的上游。"有点甜"的农夫山泉水中是否含有从这里流出去的污物呢

      既然来到了黄山脚下,如果只闷在一个缺少徽州风情的山村里显然是对时光的糟蹋,所以在2011年大年三十这天,把车给小平留下后,我就独自一人背着个大包、徒步加搭乘各种交通工具,开始了自1991和2000年那两次周游徽州后的第三次徽州行:

      先是在黟县的宏村度过了2011年的春节的除夕和初一,然后去看卢村的木雕和赛金花故居;

      在接下来的初二初三两天里住在张艺谋拍《菊豆》的南屏村;

      2月5号这天从南屏村徒步两小时走到黟县汽车站,然后乘车赶到屯溪,在老街找到一家小店住下;

      6号从屯溪返回歙县,用一整天时间在老城里游逛,还去了鱼梁坝;

      6号晚赶到径县住查济古村,继而在径县到访了云岭新四军军部旧址、厚岸的王稼祥故居和汪伦忽悠李白的桃花潭。8号一早搭小华的大吉普,从马鞍山返程,晚上抵京。

     那一年的春节过得特别称意!在我看来,外出旅行而且还是去那种有乡野气息的地方才是度过春节的最好方式。写到这里一想,2015年的春节马上要到了,虽然这个春节可能无法任着性子远行,不过将那年的经历反刍一番也还是件快乐的事,"徽州过年",对,就以此为题,单独另写。

2、龙井问茶

     杭州的冬天又冷又潮,让在北方生长的人难以适应。偏偏我又是在这样的季节、也就是在2011年2月中旬刚在皖南过完春节后又跑来这里受冻。杭州来过多次了,可一直没对这座有"天堂"之称的城市没什么特别感觉,但这次不同,觉得这座城市真的是好极了,或者说是变得好极了!好在哪呢,不久前在给舅妈的信中我写了下面这段相关文字:

  "杭州有多牛"一文写得很对我的口味,把我曾经想到的部分内容说了出来。只是作者的观察能力还差了那么一点,没把"牛"貌画全,若让我补充,还应有:

   1、杭州的旅游服务在我去过的地方是最好的,表现在可随意获得的旅游指南,不仅免费还质量上乘。我那年能东跑西窜的溜达到杭州的一些角落,全靠那些花花绿绿的纸片。

   2、杭州有全国最健全的博物馆布局,而且还都量免费的。这不仅能提高当地百姓的人文素养,更有助于让外地从中感知到杭州的博大与精深而这又往往是在街市上难以领略到的。

   3、杭州的名人故居不仅多而且让人觉得这些设施还都是城市建筑或者说是市民生活的一部分。北京的名人遗迹一定比杭州多,可都藏在哪呢?其实不是"藏"的事,问题应当出在态度上,也就是没太把名人故居(除了几名特大号政治人物外)当回事,我算是老北京了,而且还是那种爱好文史的沾边份子,可也常常是对某处故居刚刚知道。8月拉张晶他们去兴城时,我还以"知情"人的自我感觉对他们大讲袁崇焕,可不久前偶然路过祖大寿故居后才知道,原来兴城的所有牌坊(兴城的标志性建筑)都是为这位后来降清的边防司令建的,根本没袁某人的份。按说类似的故居都是一个城市的光彩名片,对提升软实力大有益处,可分散的北京的这类去处,非得特别用心才能知道,若想到达实地还得再加把力气才行。杭州就不同了,一个外地人没费多少劲就能去到于谦、陆游、司徒雷登、龚自珍、胡雪岩等人家里串个门。

   4、杭州公厕设施的卫生、美观甚至是有那么几许奢侈一定是全国第一。相信别的地方、而且还是北京这类发达城市在十几年后也赶不上。公共厕所是否完善无疑是衡量一个城市的进步程度及其市民文明水准的一把尺子。

   5、如果把以上几点再把全国最便民的公共自行车体系加上,然后用一句话来概括这些特点的话,那就是,杭州是中国最平民化的城市。因为所能见到的这类设施的服务对象都是不分贵贱的所有市民。

   有关杭州到底有多好或者说都有些什么特点的话题就此打住,还是回过头来说茶、说杭州的龙井。 "西湖龙井"的名声是太响亮了,其内涵应该大大超过了茶叶名称的范围,说是中国茶文化的象征恐怕也不为过,我在这里能说的也只是在龙井村的匆匆一瞥。

   那天去龙井,我就是骑着在"信"中提到了杭州的公共行车,在走了不少上坡路后到达的。

先是沿着这条古道推车上行

然后出现了绽放的梅花。江南春早,二月的北京可还是天寒地冻呢。这张照片虽然杂乱,可对当时的我却是触动不小,心绪为之所撩,所以也帖上来做个纪念

龙井村的故事比茶还多,这是个与苏东坡有关的亭子,内容太多就不引述了

"龙井问茶"几个字在龙井村周边多次见到,只是至今不懂其中藏着什么寓意, "问"字当寻找呢还是品尝?

龙井村到了。因茶而盛,如今这里已成为观光胜地,村舍建的很漂亮,村民来也是早就富裕起来

还是龙井村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