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长征

各位在夹金山、大渡河、泸定桥上的身影都放在这了

 
 
 

日志

 
 
关于我

各位:我把大家伙在长征路上的照片都放在这里了,希望其中能有为各位所喜欢的,不管怎么说,各位的风采算是保留下来了。好想你们哟!!! 后发现在163的相册上传照片的效果更好,所以只在这传了几张就改到“相册”去传了,各位好汉“相册”上见。

网易考拉推荐

D4A 圣地背崩 走墨脱11  

2014-01-22 00:15:37|  分类: 徒步到墨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背崩真是个好地方,虽然只不过是晚上才到,第二天也就是9月26号10时就离开了,但在回顾走墨脱的全程时,觉得正是这个叫背崩的地方才最像是我想象中的墨脱!我一直把墨脱看成是圣地,虽然这并没什么充分理由,不过是个人的一种期盼,到过背崩后我发现,我所想象的圣地应该具有的一些特征,比如神秘感、比如不易到达、比如特殊的地形地貌、比如能够触动心灵的人文背景等,背崩大多都具备:

        1、首先这里的一切始终是那么朦胧,看山总有白云缭绕、 看水总是雾气蒸腾,就连那些散落在坡地上的民居也如同披上了一层薄纱,木楼炊烟时隐时现,神话故事中的仙境大抵上不就是这种样子吗。

 清晨的背崩恬淡、寂静,由于四周都是高山大川,海拔只有700米的背崩是青藏高原上少有的一块低洼地,特殊的环境使这里几乎天天下雨,云蒸霞蔚是这里的常态

D4A 圣地背崩 走墨脱11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背崩民居与物流方式。虽然通了简易公路,但时通时断的,人力和畜力还不可缺少的运输工具

       背崩是墨脱人口最多的乡,两千多门巴人在此居住,我国境内的门巴人总数不到八千,估计背崩是他们的最大聚居地。据说门巴人是300年前从不丹迁徙到墨脱的外来族群,来到墨脱后他们先是在白马岗落脚(即现在的墨脱县城),然后又逐渐在背崩开辟出自己的新家园。墨脱的原住民本是珞巴族,这支至今还只有三千来人的民族可能是由于在发展程度上落后于当时的门巴人,结果是外来的门巴人占据了墨脱相对宜居的谷地,而原来的主人珞巴人却都退居于山坡。这种情况与贵州的苗族人多居河畔,而侗族人多居山上相似,都是实力角斗的结果。

背崩乡政府

 背崩是墨脱门巴族吊脚楼民居最集中的地方。尽管现在木楼的屋顶多被铁皮和破钢材料取代,但传统的吊脚楼建筑风格依然存在  

D4A 圣地背崩 走墨脱11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背崩的道路建筑与田园

 门巴族的吊脚楼结构宽松,封闭的地方少,这是适应热带雨林气候特点的产物,在高温潮湿的环境里,民居的功能主要为了挡雨而不需要遮风,更需要空气的不断流通来除湿防霉。

 门巴民居主屋的火塘。据说在火塘烟熏火燎的作用下,有利于排湿,有利于防止害虫对木材的侵蚀;火塘上还设两层熏烤架,利用热烟烘干柴禾或是除去食物水分,以防虫防霉;火塘一侧多见酒筒和石锅。

 门巴村寨的粮仓。与贵州苗族侗族村寨里的建筑有些相似,支柱与仓舍间的圆盘是防老鼠的设施

D4A 圣地背崩 走墨脱11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背崩的儿童大多活泼健康、喜与生人接触,从他们脸上可以看出社会各界对这个交通不便、地处偏远山村的关怀。照片是晚我几天到背崩的山友赵鹏拍

 

            2、特殊的地理位置与"墨脱营"。

 从1962年疾驰墨脱赶走入侵的印度人后,就一直驻守在背崩的墨脱营

              早上起床后从"徐老幺"客栈上看到出早操的墨脱营战士

               遛马可能是早操的一项科目

 墨脱营营部,离麦克马洪线只有20公里,据说站在山的高处就可以看到印控区的田园。图中的水面是雅鲁藏布江,背崩是这条大河流经我国的最后一个地方,一个多小时后,流速每秒3米的雅江之水就将进入印度

       背崩地处国防前沿,离麦克马洪线只有20公里,也就是说背崩往南不远就是印度占领下的我国藏南领土,1962年中印战争的部分战场就在这里展开。与正常的边境线不同,麦克马洪线是强加在中国人头上的屈辱线,有关麦克马洪线的来龙去脉,我在看过一些资料后有了如下了解:

    100年前统治印度的英国人看上了在历史上长期属于中国的、位于藏南的一块面积多达9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欲把这片西藏境内资源最丰富的地区划进大英帝国的印度殖民地。于是在英国人的策划下,在印度的西姆拉举行了一次由中、印、英三国政府代表,和"西藏地方"代表参加的讨论中印两国边界划分问题的会议。麦克马洪是当时英国的外务大臣,由他出于弱肉强食和损人利己的立场炮制出来的"麦克马洪线"就是在这次会议上提出来的。

D4A 圣地背崩 走墨脱11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麦克马洪线把传统的中印边境线(粗红线)向北推进了100公里,被印度占去的那九万平方公里是西藏境内自然条件最好的一大块土地

  在上个世纪上半叶包括印度地图在内的世界各种地图中,中印之间的边界大体上都是沿着喜马拉雅山南麓和布拉马普得拉河北岸平原交接线而行,在这条传统习惯线的北侧地区长期以来归中国所管。而所谓的"麦克马洪线"就是把"边界线"大大向西藏纵深推进了100公里,基本沿喜马拉雅山脊线走向。对于这样无理的要求中国政府当然不会答应,但由于当时袁世凯的北京政府正忙于征讨孙中山的二次革命,所以中印边界问题就一直被搁置下来迟迟没有得到解决。这样的结果不能让统治印度的英国当局满意,于是英印方面就背着中国政府,以提供5000支步枪收买西藏地方政府代表,以秘密换文的方式和西藏地方代表划定了所谓的"中印边界线",也就是"麦克马洪线"。对此,中国历届政府从未予以承认,不过由于复杂的历史原因,麦克马洪线以南一直被印度实际占领。对于这块我们失去的领土有人做过这样的比喻:
  #、相当于一个韩国、两个丹麦、三个台湾、六个科威特
  #. 相当于十个英阿争议的马尔维纳斯群岛
  #、相当于二十个日俄吵得不可开交的北方四岛
  #、相当于两万个中日间争论不休的钓鱼岛
  
1959年后,继承原宗主国衣钵的印度政府得陇望蜀,不仅想巩固已侵占到手的我国藏南地区,还想继续蚕食"麦克马洪线"以北的中国领土。1962年夏,印度陆军发起"昂卡尔"行动,直逼"麦克马洪线"以北的墨脱(当时称白马岗)。1962年6月5日午夜,我军第158团收到西藏军区的加急电令:"外国反动派越过麦克马洪线向北,进入我侧20公里以内地区,企图于6月10日侵占我白玛岗地区,你部应急速编成一个精干分队,务于某日某时进到某地……"结果,该部用三天时间走完了五天的路程,终于赶在印军前面控制了白马岗。在后来爆发的大规模中印战争中,由158团改编而成的墨脱营在当年的11月19日至22日期间向印军发起攻击,以亡8人伤2人的代价,歼灭印军12人并将其赶回至麦克马洪线以南。在《D1A》中提到的伍忠伦、在《D3B》中提到的吴全光两位烈士就是为了那场战争而直接或间接献出生命的。

      说到50年前的那场中印战争,一个非常遗憾的事实是,由于受限于交通的不便,位于中线的墨脱战区只是象征意义的向麦克马洪线以南推进了1030公里,是战果最少的,而东部察隅一线和西部达旺一线都顺利的打到了中印传统边界线。对于这一遗憾的事实,刚从多雄拉山上走下来的我们一下就能明白这是为什么,不是当年在墨脱的军人不玩命,实在是通向这里的路太难走了,物资供不上来啊。现在走这段路虽然也要翻雪山过塌方区什么的,可毕竟已经可以通行骡马了,而在当年,不要说骡马了,连能走人的路几乎都没有,一路上我们走过的那几座吊桥都是部队在墨脱站稳脚跟后才修的,当年部队奔赴前线时,河上只有仅能过人的藤网桥甚至是只有溜索,而且还都被叛军破坏掉了。不然……。

       从1962年起,墨脱营就一直驻扎在背崩,半个世纪来,就是这一批批的可敬军人,在每年有八个月大雪封山、在近似于孤岛的环境中为祖国把守着边疆。下面这段文字可以从一个侧面看出墨脱军人的不容易:"1993年,林芝军分区政委罗际明大校徒步进入墨脱后,一次在三连谈到官兵的奉献精神时失声痛哭,哽咽几次讲不下去,在场的干部全部哭了,战士也大都掉了眼泪。他们这里长年与外界隔绝,精神极度孤寂,但连队稳定,官兵团结,工作出色。只要有良心的人,都会为他们的精神所感动。政委讲,我是政治委员,一定要做好政治委员的工作,领导就是服务,我一定要竭尽全力为大家服务"。

      背崩有座烈士陵园,里面长眠着墨脱营50年来牺牲的29名烈士。通过与几天后我在林芝烈士陵园看到的墓碑对比,发现墨脱营的29名烈士中,起码有伍忠伦王金忠、王玉忠、吴金光(立在林芝的墓碑上写的是"吴全光")和陈国宁四人的牺牲是与中印战争有关的,其中还见到了对陈国宁的如下记载:"四川省成都市人,生于1935年,1951年7月入伍,林芝军分区墨脱独立营军医,1952年入团,1958年入党,1962年11月31日在对印自卫反击战中抢救伤员触雷光荣牺牲"。令人不解的是,在我所能看到的所有有关背崩烈士陵园的报道中,都把陵园中的29名烈士说成是"牺牲在和平时期的岗位上",我估计这个不该出现的低级错误的始作俑者,就是那些自认为是吃了大苦深入到墨脱驻军一线的军报记者,军人写军人往往容易被视为是认真严肃的,结果是他们并不认真的态度让错误的信息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墨脱营在背崩建有一座烈士陵园,里面安息着50年来为驻守这块圣地而献出生命的军人,烈士的英灵与圣地同在

 走出墨脱后的第二天我来到八一镇的烈士陵园,当时的目的就是想来祭奠中印战争中的烈士,对其中与墨脱有关的墓碑的更是格外留意,回来后对比当时拍下的照片,发现以上四烈士的名字在背崩的墓碑上也有,说明在媒体上广为流传的"50年来,墨脱营有29名军人先后牺牲在和平条件下"的说法是错误的。

 在八一镇的烈士陵园(距离背崩约150多公里)里可以看到有四人是墨脱营的烈士,照片中位居第二的墓碑主人叫伍中伦,就是在"D1A"中提到的,"牺牲在翻越多雄拉的路上的指导员,时间是1962 6月,他是我军在墨脱牺牲的第一人"。

   墨脱营在1962年那场战争中"亡8人",当我看到了其中的四人墓碑后,就想再知道些另外四人的情况,62年离现在不算太远,许多参战者还都活着,我军也是在有稳固政权支持下的作战,8个人也不是"人海"数字,牺牲者的所属部队不仅整建制的存在着还是媒体关注的焦点,有了这些有利条件,按说找到些有关牺牲烈士的只言片语不该是太困难的事,可非常遗憾的是,在连"renrou"都能搜索出来的网络上,有关另外四名烈士的情况一点都没找到。我们的社会对为国捐躯者实在是缺少应有的尊重!联想到日本人不顾天下骂声去靖国神社拜鬼,不能不说其中还是有些积极意义的。"亡8人"人中有墓碑的四人虽然相对幸运,但有关其中王玉忠、吴全光(背崩的墓碑上写的是"吴金光",连名字都弄不准,愧对烈士啊!)的资料也是一个字也没见到,那么多记者写了那么多有关墨脱军人的文字,可为什么都会漏掉这些不该忽略的细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集体无意识"呢?

    墨脱营牺牲在中印战争中的8人,最幸运或者说最有条件瞑目安息的可能只有陈国宁一人,这样说的根据是从偶然看到陈国宁的外甥女的博客后得出的,不过那也是一次迟到了47年的祭奠。上边引述的对陈国宁的"记载"就是出自她的博客。在有关墨脱军人的报道中,陈国宁的名字倒是多次提及,可一律都是在讲部队刚进墨脱时,作为医生的陈国宁如何为身处原始状态下的乡亲治病,从而为部队站稳脚跟创造了有利条件,但也都一律没提及陈国宁在不久后即洒血疆场的事,按说仅从文章的可读性角度,那些写家也该用上这条重要的素材啊,想来还是写家们根本就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没人告诉他们,他们自己也跳不出"集体无意识"的圈子。 D4A 圣地背崩 走墨脱11 - 68411387 - 我的长征《悠悠四十七载,英灵终归故里》文中并无容易想到的"关键字",所以最终能看到这篇博文真是既偶然也幸运,说幸运是因为藉此也为我提供了向烈士致敬的机会。原地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4fc5d40100j9ns.html

     在背崩烈士陵园表达了我的敬意准备离开时,见几名军人带着一些参观者走了过来,其中一名军阶最高的少校看着眼熟,"请问是《远方的家》中的教导员吗"?"是我"对方有礼貌的答道,我当时特想 对着教导员来个标准的立正加军礼(自信能拿出比现役士兵一点不差的姿态),用以表达我对墨脱军人的敬意,可又觉得是不是有些做作有些装模作样了,也就压下了这个念头,只是在简单的交谈了几句后一块合了影。D4A 圣地背崩 走墨脱11 - 68411387 - 我的长征我把这场偶遇看成是此次徒步墨脱过程中的亮点,因为我得到了当面向可敬的墨脱军人致敬的机会!《远方的家》是央视的一档介绍各地风光风情的专栏节目,2013年4月播出了以墨脱为题的四集,其中在介绍背崩时讲到了墨脱营的军人,也讲到了刘永福教导员。因为四月时我已有了走墨脱的打算,所以在看那四集专题片时格外认真,也就有了上面说到的"看着眼熟"。说到墨脱军人时就要说说这酒,据说上级是按人头向墨脱营配发白酒的,这在军中可能是很少有的事。我在背崩那晚,就有几名驴友和几位驻军一块喝得东倒西歪,这种被默许的"违纪"和供应白酒的"破例",我想都与孤岛军人的困境直接相关。那天我是在躺倒在床上后才从大呼小叫的动静中知道军民正在痛饮,实在是累了,不想起身,不然我也会到场去与边防军人同欢。

       这次在徒步墨脱过程中,结伴同行的陕西张和宜昌陈多次和我聊到有驴友故意走到被印度人占领的麦克马洪线以南区域的故事,他俩还进一步发挥说:今后应该不断有人去那边户外活动,这才有利于丧失国土的收回。对这样的话题我当然很感兴趣,但对他们说的驴友"越境"一事全然不知,回来后到网上一看,果然有篇长长的帖子,详尽叙述了三名勇士历经29天的艰难跋涉,最终在2012年国庆节这天把五星红旗插在了麦克马洪线以南一个叫"娘姆错"地方,那里是被印度占领的、原属我中华的土地。撇开国家的大政方针不谈,仅从"匹夫有责"的角度看,我对这种出自民间的有血性的行为非常赞赏!虽然此次活动的组织者似乎有"欠债不还"的嫌疑,但他和他的团队毕竟是干了件常人难以完成的壮举,对50年前为这块土地而牺牲烈士也是一次应有的告慰。下面的几幅图片除GOOGLE示意图为由本人制作外,均出自那篇名为《探寻人类最后的净土—雅江东岸暨墨脱无人区(麦克马洪线)29天穿行纪实》的长帖:http://bbs.8264.com/forum-viewthread-tid-1486226-extra--authorid-35341616-page-47.html

 记得他们写的帖子上说,插旗的地方在麦克马洪线以南10公里的一个叫"娘姆错湖"的地方,从他们发的照片上看,那是片无人区,景色美得有如童话

 三名"越境"勇士和他们请的三名向导背夫,在被占领土的一棵大树上刻上了自己的名字

 "越境"勇士的帖子上讲,每次我们的边防军(就是墨脱营的战士)来到这里时,就会在这块石头上写下"中国",而印度军人来后,又会写下"INDIA"

 

      写到墨脱营时联想到了"越境"勇士的壮举,其实边防的守卫还得靠强大的军事实力,还得靠长年驻守的背崩的那些可敬军人。在网上见到两幅照片反映墨脱军人执勤的照片,特下载来放在这里,百姓的安宁离不开他们。

 

       3、一位传奇老人与一所希望小学

       昨晚一过解放大桥,最先接触到的背崩百姓就是一群兴高采烈的当地学童,那份兴奋可能来自于对准他们的摄像机,有所什么大学当时正在拍个什么片子。我就是在与这群学童的嬉闹中走完了进入背崩后的最后一小时路程,同时也知道了孩子们就读的那所小学的一些情况。今天离开背崩时,抽出时间专门来到这所大有故事的学校门前。

 D4A 圣地背崩 走墨脱11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D4A 圣地背崩 走墨脱11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从坐落在高地上的背崩小学可以看到薄雾笼罩下的雅鲁藏布江和墨脱营营部  

       直至2009年粗通公路以前,墨脱是以全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而闻名的,就是在2013年10月墨脱公路正式建成后,要想乘车到墨脱也还是不那么轻松,每年因地质灾害和恶劣气候中断的情况仍然频发。而背崩乡离墨脱县城29公里(徒步攻略说是38KM, GPS纪录是28KM,实际走下来用了10小时),地理位置更加偏僻。1996年的时候,有360名学龄儿童的背崩乡,入学率仅有20%,而且还只能读到小学三年级,若想继续升学,就只有按我们这次一路走过来的路线,用五天时间赶到八一镇去上学。

       也就是在这一年,时年76岁、第二次进藏来林芝旅游的退休老人陈正下决心要为背崩建一所希望小学,他了解到,在背崩建一所小学需要86万元,其中最大的开支是材料运输费,一袋几十元的水泥,人背马驮到墨脱需要1000多元,当地政府全力筹措,只能解决26万元,还有60万元需要捐助。陈正原想依靠自己的力量悄悄地做点好事,现在看来不行了!情急之下,他打电话到自己原工作单位上海印钞厂,厂党委书记陆冠华在电话里对他说:"您做的是功德无量的好事,上钞厂全力支持您!"。于上钞厂全体职工纷纷行动起来,短短几天,全厂2500多名职工个人捐款35万元,集体捐款25万元。

       1997年9月,第三次自费进藏的陈正把自己的两万元积蓄和上海印钞厂捐赠的60万元交给了林芝主管部门。那一年的寒流来得早,两次试图翻越多雄拉走进墨脱的他都被齐腰深的积雪挡了回来。陈正没有因此返回上海,而是住在林芝的八一镇,一边等待着进山的机会一边学习门巴语。在八一镇停留期间,陈正不愿意花住招待所的钱,更不愿意动用公家一分钱,于是他就找了一间每个月200元租金的民工棚住了下来,在这间什么设施都没有的屋子里,他撑起了野外帐篷,再铺上一块羊皮。他每天外出捡一点木材取暖烧饭,有时就一整天躲在屋子里看书,自得其乐!邻居都看不大懂,以为是个落魄的拾荒者。

       1998年6月17日,时年78岁的陈正终于从派镇走进了墨脱,他用了比正常速度多一天的时间,也就是五天的时间坚持走完了这段艰苦路程,创造了徒步墨脱的高 龄纪录。D4A 圣地背崩 走墨脱11 - 68411387 - 我的长征为此,他付出了脚指甲被掀掉了3个、双脚感染、两腿肿到膝盖以上的代价。到了背崩,人们以为他把建校舍的设想作一个交代就会回去,没想到陈正老人的主意是"学校不建成,我不回上海。"于是他又担当起施工监理的职责,极为严格的为工程质量把关,施工人员稍有不当,就会遭到他的严厉批 评。他发现学校的一些附属设施不完善,立即要求工程负责人改正,并为此徒步10个小时去找县长讨说法。两个月后,约800平方米面积、设6个年级、容纳170名学生的校舍建成了。至此,他离开上海已整整一年。离开背崩时,老人还执意交上了350元钱作为他在背崩这段时间的住宿费。(右图来自百度)

       关于陈正生平,我查到如下资料:出生于1921的他早年毕业于东吴大学(现苏州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在银行工作, 1946年他抛开了舒适的生活到苏北解放区参加了革命。1982年,陈正从上海印钞厂副厂长的位置上退休,成了一名享受副局级待遇的离休干部。那时,他刚过60岁,计划在有生之年,爬100座山走遍全国。从此他每年都要离开上海几次,四处游历。1993年,年过七旬的陈正第一次进藏寻找"好玩的山",在知道了墨脱是全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后,就想走去看看。到达八一镇后,因大雪封山墨脱进不去,于是就在墨脱县办事处的招待所住下,在那里他接触到跋山涉水来八一镇求学的墨脱孩子,了解到墨脱的学校只能完成小学三年级教育,要继续升学就只有翻越四千多米的多雄拉雪山,走五天路来八一镇的困境后,心系墨脱的浓浓情缘就一直持续到他的生命终结,前后长达19年。为了这份情缘,在1998年背崩希望小学落成后,陈正老人又继续为了这所小学的发展数次进藏:

      2000年,80岁。这一年林芝地区发生的特大水灾,听说背崩小学的引水管在水灾中受损,当年10月老人又一次去了墨脱的背崩乡,拿出1万多元请人把水管换成不锈钢管。(对这段资料存疑)

       2001年7月,81岁的陈正从林芝到达墨脱离公路最近的派镇,因洪水冲毁解放大桥而没能去成背崩。这一年,在林芝教委举行的背崩希望小学建校三周年的座谈会上,陈正老人说"恳求在座的领导,让我去背崩教书吧,我能教语文、算术和英语"。老人同时还表示要在墨脱终老。

2002年10月,82岁的陈正再次进藏并再次抵达通向墨脱的公路终点,派镇的松林口。只是有关老人这次行程的进一步细节,我没见到任何资料。

       2007年利用五一长假,87岁的陈正悄然离开上海,再赴西藏林芝,此行是要和当地有关部门洽谈,精心为上海外国语大学的支教学生设计一条进墨脱相对安全的路线。事情的起因是2006年9月陈正成为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的新生,86岁的陈正老人重习外语为的是要去背崩当老师。受到老人义举的感染,那一年有一批上外的学生要去墨脱支教,陈正五月来林芝就是为这批志愿者安排行程的。

      2007年8月陈正随上海外语大学支教学生来到林芝,这次老人"顾全大局",没提出进墨脱的要求,而是"镇守"在林芝的八一镇。

2007年8月是陈正老人最后一次进藏,此行是为了给支教的学生做安排

 

      从以上我所收集到的资料(不知是否齐全)可以看出,陈正从1996年、也就是他76岁那年第二次进藏算起,一共为了背崩希望小学的兴建和发展先后七次进藏,其中有两次走进了墨脱,创造了八旬老人翻越多雄拉雪山的"神话"。

      为收集并核实上述资料我可没少下功夫,也费了不少时间(关于陈正的出生日期还有进藏的次数,正规报刊上的报道多有矛盾,不知现在的记者何能如此马虎),之所要这样做,是因为我在到达背崩后听到的第一个故事讲的就是陈正,我在赞叹老人家伟大的同时,也为自己竞对此事一无所知感到惭愧,所以回来后就把凡能查到的关于陈正的事迹统统找来阅读。在信息泛滥的今天,多么了不起的举措多么感人的事迹也往往会被大量的垃圾信息湮没,比如陈正的事迹,其实在近些的年的媒体中已广为报道,我的一无所知要说也不完全是个人的缺失,相信知晓此事的国人一定不会太多,我觉得这与当下全社会的某种迷失有着直接关系。现在35岁以下的人有几人知道陈永贵?我是把陈永贵当成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来看的,而这种财富好比石油,是中国人所缺少的。迷失了,也就不知啥好啥不好了。相信总会有一天,"精英"们会明白,忘记了陈永贵所代表的那一笔笔精神财富,就如同靠着金山而不知宝在何方那样的短视。 

       读过陈正老人的事迹后,发现我的行踪在两点上正好追寻了老人的足迹:,就在我来到背崩希望小学的一年前,也就是2012年的9月,陈正在上海去世,终年91岁;就在陈正的骨灰于2013年9月 8日落葬于西藏的林芝的20天后,事先并不知情的我茫然间来到了老人幕前(上苍的驱使?)。走D4A 圣地背崩 走墨脱11 - 68411387 - 我的长征出墨脱后的2013年9月28号,我在八一镇有半天时间等车去拉萨,利用这半天时间我去了趟离市区8公里外的林芝烈士陵园。当时去那是为了看望中印战争中牺牲的烈士,并不知道陈正老人也葬在附近,只是当看到陵园墙外也有几座中等规模的水泥坟墓时,感到好奇,想到能埋在陵园之外而又进不了陵园的逝者可能也是些有事迹的“准烈士”,于是对着墙外的坟墓拍了几张照片。写这篇日志时看到陈正在“林芝八一镇巴结烈士陵园落葬”消息后,想弄清这“巴结”在哪,从报道这一事情的照片上看,不就是烈士陵园的墙外吗,翻出我当时拍的照片细细一看,果然见一块墓碑上有陈正的名字,顿时仰天长舒,自认为我对陈正老人的景仰原来还有着冥冥中的渊源! 

 2013年9月8日上午,陈正的骨灰在林芝地区八一镇巴结烈士陵园落葬,实现了他生前"长留西藏"的遗愿。立碑人是"上海印钞厂"

D4A 圣地背崩 走墨脱11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林芝地区八一镇的烈士陵园,里面安息的主要是我军进驻西藏后牺牲的军人,非军人也有,不知陈正为何不能在此安息,他的墓地在照片上那排松树后面的栏杆外

烈士陵园墙外有数座墓葬,陈正位于左二

       一开头说了,我一直把墨脱想象成是圣地,实际到达后觉得,在墨脱,最让我觉得果然是圣地的是背崩,除了一片朦胧和敏感的边境重地外,陈正老人多年来的义举又为背崩添上了一笔神圣的色彩。

     

  

  评论这张
 
阅读(71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