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长征

各位在夹金山、大渡河、泸定桥上的身影都放在这了

 
 
 

日志

 
 
关于我

各位:我把大家伙在长征路上的照片都放在这里了,希望其中能有为各位所喜欢的,不管怎么说,各位的风采算是保留下来了。好想你们哟!!! 后发现在163的相册上传照片的效果更好,所以只在这传了几张就改到“相册”去传了,各位好汉“相册”上见。

18小时劳筋记(中台-出山) 夏登小五台3  

2013-08-08 19:34:07|  分类: 徒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走向中台。

     全天行程中最好走的路线都集中在这一阶段,大部分时间都是走在相对平缓的山脊上,上升下降的幅度不大,

       10:56~15:04,南台至中台,行6.6公里,上升360m下降304m,用时4:00,平均1.6km/h

      通向中台的山脊有好几道,到达一处高点后有一段下降,然后再延伸至下一个高点,就是这种轮回交替的一道道山脊,把南台与中台连接起来。这些山脊大多有着线条分明的刚毅外表,再加上飘渺的流云的低垂缠绕,动静相映间显得既有浪漫情调又具磅礴气势。

通向中台的路从花纵中开始

南台到中台的路大多由这样一道道的山脊组成(小赵拍)

有时云遮雾罩

有时豁然开朗

那些长满松树的斜坡有些像新疆的风光,

      在去往中台的路上遇到一件趣。在连接两道山脊的一块相对平坦的鞍部,见到四匹毫无羁绊马,它们聚在一起相互摆颈甩尾的看上去挺亲热,对于我们的靠近,人家视而不见一点没有躲避的意思,我看这些马很温顺,就走上前去讨好的掏出面包让它尝尝,这马摇晃了几下脖后倒是吃了一口,不过那样子不像是喜欢我的面包,反倒像是为了给我面子。可就在这同时,另一匹马却走到一位女队员休息的地方,伸过长脸去主动讨食,莫不是这马也喜欢美女?小赵手快,拍下这一趣的瞬间。也许是这只主动讨食者起了示范作用,几匹马纷纷走近队员,表现出对我们的食物有兴趣的举动,后在向导的大声呵斥下才悻悻的离去。 这四匹马所在的位置的海拔是2662,四周根本没有人烟,它们的主人看来对这种放养方式很放心。四匹马也就是驷马了,过着这样幸福生活的马还能去拉车吗?

 

      也还是在一块相对平坦的鞍部见到几处石堆,很像藏区的玛尼堆。这种原来是藏民表达信仰的产物,这几年在内地的高山上也常能见到,是因为去过青藏高原的人多了,从那边学来的呢,还是当人感到快要接触到天时,出于敬畏感而共同想像出来的一种表达方式,用心寄托景仰之情。不管这样的石堆是怎么来的,这一定是人与自然的互动结果。确实,对于自然我们不能不敬,对于天地我们不能不畏!

玛尼堆的位置在南台到中台的路上,此处海拔2680

13:00时,在海拔2632的一处鞍部集中休息了一次,从出发到现在已走过了9个小时,疲劳感明显出现了,只是我们都还不知,此时才走完一半路程。由于体力下降,从南台走向中台的路上,心态中品山赏花的成份减少,默默走路的成份增多。

回望从中台走过的山脊

通向中台的最后一道山脊,前面的队员已登顶了,背了两个包的向导走在我身后 (苗儿拍)

 

    中台终于到了,时间是:15:04,从4时出发到现在已走了11个小时,行程19KM。GPS记录的中台海拔是2790,没到资料上说的是2801,不知是谁有了误差。中台的高度在小五台的五个台中名列第三(东、北、中、南、西5个台的高度依次为2882米、2837米、2801米、2743米、2671米),是此行到达的最高点,原以为站在中台会有一览众山小的效果,起码可以看到其它四个台,没想视线几乎全被云雾挡住了,除了还能模糊的看到刚走过的南台外,其它的台都不知藏在哪。后来知道,小五台超过2000米的山峰有134座,那样的话,就算能见度良好,估计也只是能平视其它山头,会当凌绝顶的感觉怕是找不到的。

     原计划还要再走一个台,是西台还是北台没记清,向导说按我们的速度肯定是来不及了,从中台下山还要走四个小时(后来实际走了7个多小时)。只能下撤了。

         中台顶上也有个石质建筑残迹,估计原来也是庙,至于建于何年毁于何时,不见任何介绍。

食品"高度计"动作了,原来只是在海拔4000多米的黄河源见过这种鼓胀,想不到在低得多的小五台也会如此这般。我们这雄踞太行之巅的小五台如果放到青藏高原上去的话,只能够得上是山脚的高度,高不高也是相对的

从中台看南台

从中台望东台,虽然什么也没看到,但毕竟那是东台,是海拔2882的太行最高峰(一说在五台山,不在小五台),没去过,看几眼也好

       三、雨夜出山。

      离开中台后开始了连续的下降,全天最难走、走得最慢的路段都集中在出山的路上。在快要走到一个叫"三岔"地方时,向导喊道:别往前走了,顺着山坡直切下山。这道坡和南台前的大坡相似,坡度也在40以上,从高处下望,是花的海洋,景致出色,只是我当时的位置已远离前队,因为在中台拍照耽误了些时间,为了追上队伍也就只能顾及脚下顾不上相机了,没能把这个大坡的美丽景象纪录下来,事后回想,几分后悔。说"只能顾及脚下"是因为大坡上并无路却有着无处不在的暗坑,深一脚浅一脚的,怕崴脚,只能稳步慢行,这个大坡下得相当吃力,走这样的路是最劳筋累膝的。

前方左侧就即将连续下降的大坡,上面并无路却开满了山花

事后从GPS上看,这段大坡的长度是646M,下降306M。不长的路走了一小时,平均0.6km/h,比爬南台大坡的0.7km/h还慢,是全天中走得最慢的一段行程。

 

      先前向导说,下了这个坡就有路了,可下完坡见到的却是一片无尽的桦树林,仍然无路,只能一手拽树叉一脚踩坚石的缓慢移动。这片桦树林与以往见到白桦林不同,树皮程斑驳的粉白色,向导说这叫"粉桦",好听的名字,头一次见到。

      说到向导老王,这是位值得记述值得称赞的人。队员中的王宏与他相识已久,所以昨天到营地安顿好后就去他家看望,40岁上下、放牛为业、光棍、家境贫寒是我当时对他的全部了解。在路上我又继续看到:

    1、乐于助人。走了没多久,就主动把一名女队员的背包加在了自己身上,同时用轻松的口气说,这点重量对我不算啥,既助人又采用的是让对方乐于接受的友好方式,不夸张不做作,显现出心地的善良。从照片上可以看出,一路上他都是背着两个包。

    2、尽职周到。走到后期当大家体力下降,队伍拉开了距离,尤其是进入夜行后,他总是尽量的照顾着落在后面的队员,遇有险段时,他会在那里守候,等待着队员依依通过。

    3、沉着机智。按他的说法,我们这次的路程他在10小时内就可走完,可当我们早已超过了10小时想知道前面的路还有多长时,王导总是用不经意的口气说,不远了,当走上险恶路段时,向导又会说,前面就有路啦。其实他当然清楚的知道以我们的行走能力这趟路将要走多长,也完全知道所谓"前面就有"的路是个什么状况。在大家都很疲劳并出现了几丝焦躁和不安的情况下,一个清醒的向导带上一群并不清醒的队员,无疑是有利于走出困境的。以我的观察,一路上不管遇到什么情况,王导的表情始终是如出发时那样的平淡,无大喜也无低沉,也从未听他说出过催促队员的话语,从他的身上,队员们能够感受到安全。

    4、道路烂熟,体力超强。我们这次走的是逃票路线,在GoogleEarth上,小五台区域的图片标志多如繁星,可我们走的路线几乎无人染指,队员中有来小五台多次的,可也从未走过这条线,这是条生人无法走出去的路线。我们的向导不仅熟悉这条路线,而且从交谈中得知,他所熟悉并且带人走过的路线还有很多。如果向导是他的职业,我想什么金牌、五星级、优秀模范之类的头衔他都配之无愧!这是我遇到过的最棒向导,棒在路线熟、棒在人品好,还棒在体力超强上,当我们这些人累得大喘气时,当我们脚下已不那么稳当有些发抖时,向导老王却还在队伍的头尾瞻前顾后的来回照应,而且还是背着两个包,可从未见他有过倦意。一双军胶鞋,一个只是用一根绳子收口的布袋子,这就是老王的所有登山装备。当于雨夜中行走在倾斜的碎石子路上时,穿着防滑鞋的我还需要用双杖撑好支点后才敢挪动步伐还多次险些滑倒,奇怪的是人家老王就空着手平平稳稳的走了过去。

    5、生境贫寒却不缺侠骨和大气。在"之一"中说到过他家的境况,似乎还是三十年或更早以前的中国农民水平,猜想贫穷可能是他至今单身的主要原因。都说人穷志短,他的"志"是长是短我不知道,可他身上依我看是有着穷人身上少有的(能这么说吗)侠骨和大气。这一印象开始是来自王宏的讲述,王宏曾在小五台被困五天五夜,最后死里逃生,据他讲,过去老王向导带他们上山,回来连报酬都不肯收,从向导与王宏见面后的情形,也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确实有了交情。这一印象还来自于我与这位放牛汉的交流,交流中他总是耐心的回答我那些可能已被问及过无数次的话题,神态上也总是不卑不亢,有自诺无自卑(认为贫穷加上地位低下就会自卑,许是我等抱有的偏见呢)。

身负双包的金牌向导老王,放牛为业,家居蔚县辉川村,是我见过的最棒向导

 

      过了桦树林带真的是有路了,不过是那种遍布大块鹅卵石的路,一旁就是哗哗下冲的激流,这些卵石可能就是洪水过后的结果,这样的路慢走不难,快行就不敢了,尤其是在当时脚腕已明显发软的情况下,就是加了小心,还是常常脚下失稳,多次在东倒西歪中领受到惊恐。

     "还有多远啊",不断有队员这样大声发问,身疲心累神躁的表征开始出现,"两个来小时吧",向导答道。自从第一遍听到"两个来小时吧"到现在早已超过了两个小时,不过如果再过两小时真能出山也是相当不错了,那还能赶在天黑之前。后来的事实是,从有人在18:00时关注"多远"到最终到达终点,我们还有四个多小时的路要走。

     还有两个细节颇能说明疲劳后的身态与心态:一个是我的摔倒,16:40时直切走出大坡到达瀑布时,我想休息一下并拍下瀑布,结果在解背包时一屁股滑倒,没什么羁绊啊,想来应该是体力下降加上精神放松,使得腿部肌肉趁机自动松弛,那也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了,肌肉罢了工,主人自然也就站不住了。第二件是集体的无意识错觉,刚过瀑布不远,大约是17:00时,前队在对讲机中问道:"我们怎么还在没降至两千米以下,是不是走错路啦"?我们这边回复说:"我们现在到达了1600,你们先别走了,等向导过去再说"。后来我们又继续走了一个多小时才真的降至2000米以下,不过也还没到早就说出的"1600"。回想刚才说"1600"时,我们这些一旁的人谁都没怀疑是看错了,好象我还用挺肯定的口气说出"没错,有1600了"。当时我们从中台已连续下降了两个多小时,因为疲劳也就当然的盼望着尽早结束行程,在这样的心理作用下,我们都不自觉的放大了自己走过的路程,"1600"的错觉也就应运而生。写到这我想到"向易性不自觉"这样一个词(可是我的首创啦),似乎可以说明人在困难的环境中容易出现误判的一种倾向。

这道稀疏零落的瀑布本身并不出彩,不过这是出山路上的重要方位物,另外本人还纪念性的在那重重的摔了一跤,只是可惜没时间去找合适的拍摄角度,短短的停留已使看不见我的前队大声呼喊起来。从上面说到的那个大坡下来后,所以的道路大多与同属这道瀑布的溪流走向相同,遇有岔路时,就选择流水的方向。

 

     过了瀑布不久天就黑了,我们还在不知前方有多远的路上走着,向导说的那"两公里"怎么就总走不到呢?有一段路程我是既看不到前队也看不到后队,就我一人独自的盲走,走着走着,听到后面有牛的吼叫声,一头花牛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身后,这牛只是尾随并不超我但却叫个不停,猜想它是提醒我让路呢,我哪走得过牛,于是住旁边的山体上一靠,让出窄窄的山道,那牛果然扬起四蹄一下超我而去,真是个有礼貌又守交规的大家伙。在下山的路上见过不少悠闲自在的牛且无人看管,看来它们是一到天黑就会自动回家的。对了,牛的家应该在村里,牛一定认得路,跟着它走没错,想到这我就鼓了鼓劲,加快步伐,紧随牛后。跟上牛的速度还真是不那么容易,它似乎根本不在意路上的乱石,也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硌脚什么叫崴脚。我这正吃力的跟随着,后面又传来牛吼,而且还十分急促,只是那声音的嫩嫩的,回头看,是只小牛,看来这一大一小的是母子,我被它俩夹在中间了,小牛也是只叫但不超我,不知是怕人呢还是也很懂礼貌。小牛的叫声一阵急于一阵的,显然想紧跟着妈妈,不希望中间隔着个我,再次让路吧,不想这一让,我可就跟不上喽,原来牛妈妈刚才那让我跟着挺费力的速度还是放慢的,是在等孩子呢。牛是跟不上了,可刚才毕竟加速走了一段,于是追上了前队。至此,大伙决定共同进退,不再拉开距离,天黑后如再走失那麻烦可就大了。与牛相随这段路走得很有趣,也提了点提神,要是早点遇到它俩,一定会拍下几张照片的,可是当时的疲劳狭化了我的思维。

      夜路中雨水又来了,可偏逢这时又走到满地碎石的斜坡路上,只能先用手仗撑好支点才敢迈步,是一点一点挪过去的。可也奇怪了,在这段就是在白天走也要倍加小心的路上,队员中竟没有一个真的摔爬下的,最多是来个趔趄把自己也把边上的人吓一跳,本人就左闪右歪的来了好几次却都没失重倒下。走到这时,什么疲劳、什么腿软脚颤似乎都消失了,也不再想还有多长的路要走,剩下的只是机械式的前进步伐。精神的力量啊,在某些情况下真是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后来从GPS上知道,天黑后,也就是从19:30到22:18时,我们在黑暗中用2:48小时走过了6.4公里路程,平均速度是2.3km/h,比纯上升和下降时的速度还要快些。

      黑暗的雨水中视线变得模糊,看到前面出现了昏黄的灯光,觉得那是一堵墙,走近一看,是车,是接我们返程的大巴,终点到了。从凌晨4时到现在的22时,用18个小时在小五台的山路上走这完了这趟虐身乐神的路程。

     上车后先赶紧换下湿透的衣服,再往嘴里胡乱塞些食物后歪头就睡,混沌中觉得自己还孤独的在雨夜中迈着机械的步伐,继而在冥想中诌出下面的句子:

 

                         随着疾风流云的飞舞,初绽芳容的金莲花朵摇头晃脑,笑迎山友

                         趁着夜幕苦雨的降临,不期而遇的碎石斜坡恣意横陈,恶阻归人

                                            云緾山峰水相环 身置期间似神仙

                                            花海漫坡路无头 雨打行装回人间

 18小时劳筋记(中台-出山)  夏登小五台3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全天行程示意图  

18小时劳筋记(中台-出山)  夏登小五台3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18小时劳筋记(中台-出山)  夏登小五台3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雨中夜行示意图

 

   最后想到,如同把去年当成是我的“黄河年”一样,今年应该可以算是我的“太行年”。去年是因为到过东营、开封、老牛湾、和黄河源,也就是把黄河的源头、中游和入海口都走了一遍,故而自诩为“黄河年”。今年在4月和7月分别登上了南太行的最高峰王莽岭和北太行的最高峰小五台,加上年内爬过的云蒙山、海坨山、上方山(白云坨)等也都属于太行山的成员,虽然离走遍太行还差得远,但却到过了它在南北两端的标志性山巅,所以也就自得的把这纪为我的“太行年”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