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长征

各位在夹金山、大渡河、泸定桥上的身影都放在这了

 
 
 

日志

 
 
关于我

各位:我把大家伙在长征路上的照片都放在这里了,希望其中能有为各位所喜欢的,不管怎么说,各位的风采算是保留下来了。好想你们哟!!! 后发现在163的相册上传照片的效果更好,所以只在这传了几张就改到“相册”去传了,各位好汉“相册”上见。

古驿知多少 再访鸡鸣驿2  

2013-07-26 19:21: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除了鸡鸣驿,去年11月还去了趟赵匡胤上演"黄袍加身"大戏的陈桥驿,有种说法认为陈桥驿是改变历史走向的一个节点。比起陈桥来鸡鸣驿虽然没有过那么惊心动魄的记载,可它却没像陈桥那样早已灰飞烟灭,成为了中国仅存的一座大型驿站。

知道鸡鸣驿好象是在1989年,记得那年在"动乱"后我抱着很大的兴趣读《历史在北平拐弯》,一本记述平津战役始末的报告文学,书中重点讲述的是郭景云军长(我认为是位真正的军人)连同他的机械化35军(国军五大主力之一)如何在新保安这个地方覆灭的。在对着地图找新保安的同时也看到了鸡鸣驿,这是两座离得很近、都筑有城廓的古城。

      出于对平津战役的兴趣,大概在2000年前后第一次来到了新保安,也来到了鸡鸣驿;后来又去过一次鸡鸣驿;2013年7月的这次到访是第三次。前再次来时基本上都是匆匆一瞥,然后走人,事先事后都没进行相关阅读,不过前两次来时鸡鸣驿远比现在破烂,加上又都无人引导,所以也确实不知都该看些啥、该往哪落脚。

      按说对于去过的地方就应该尽可能多的对那个地方做些了解,尤其像鸡鸣驿这种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都是"功能性"的重镇,更是不应满足于只是拍上两张照片,看上一眼城墙就走。有了这番"觉悟",这次来鸡鸣驿后,就静下心来对这座古城进行了两天的阅读,由此对它的前世今生有了如下大致了解:

       一、始建时间与规模。一种说法是"始建于何年未有确切记载";比较通行的说法是始建于元代的1219年。元代是一个十分注重驿站建设的历史时期,在历朝历代的史料中,元代对驿站的记述最为详尽具体,我想这一定与成吉思汗及其后代们的急剧扩张有关。有资料说,1219年成吉思汗率兵西征时在通往西域的大道上设置驿站,到忽必烈时,全国(不包括蒙古地区)已建有驿站1496处,其规模远超汉唐。也许蒙古铁骑创造出来的军事奇迹正与驿站在通讯、交通、后勤保障方面的积极作用有关呢。

       现在看到的鸡鸣驿,在城廓、城内建筑和街巷的布局等结构上形成于明代,过程是这样的: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在此设立了隶属万全都指挥使司辖的鸡鸣山驿;成化六年(1470年)始建土垣;十七年(1481年)筑堡卫之;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秋为敌攻毁;隆庆四年(1570年)在原有城池的基础上,加厚加高,并在城墙内外侧镶包青砖以起到保护墙体的作用。经过明朝四代皇帝、150年的建设,鸡鸣驿形成了现在的格局,即占地22000平方米,城墙周长1891.8米,每边约300米,墙体底宽8-11米,上宽3-5米,高11米,城墙四周均匀分布着4个角台。东西各开一城门,建有城楼。

      如果以1219年为始点,这座古驿站在通讯交通领域持续发挥了近800年的作用。直到1913年,北洋政府宣布"裁汰驿站,开办邮政",鸡鸣驿才结束了它的历史重任。"中国最古老的邮局"和"世界第一邮局"是绑在鸡鸣驿身上的两句定语。

对面的秃山是鸡鸣山,海拔1129。北魏文成帝、唐太宗、辽圣宗、萧太后、元顺帝、明英宗等都曾登临此山,康熙皇帝更是上过两次。"鸡鸣山"的名字还是李世民起的。这山我还没上去过,虽然多次从山脚下路过。前不久在北京园艺博览会上接触到造园艺术中的"借景"手法,鸡鸣驿与鸡鸣山我看就属相互借景的一个成功范例

从鸡鸣山俯视鸡鸣驿,这种把驿站建成一座城的情况据说为全国仅有(此图来自百度)

      二、布局、建筑与功能。城内以五条道路纵横交错布局,将城区分成大小不等的十二个区域。东西走向的主街区主要是军政管理和商业服务区,南北走向的西街区域是驿站的核心设施,东北为驿仓区,正北为驿学区。建筑方面,设有驿丞署、指挥署、把总署、公馆院、马号、军号、驿仓、戏楼等;还有佛教系统的永宁寺、普渡寺,道教系统的泰山庙、关帝庙、城隍庙,民俗崇拜方面的财神庙、龙神庙、马神庙、和与教育相关的文昌宫等17座庙宇。

     从鸡鸣驿遗存下来的那些建筑可以得知,它的功能不仅限于通讯交通,同时他还是一座有驻军的兵营。从字面上看,"驿丞署"应该类似于驿站的政府,最高的行政首脑在那办公;而"指挥署"和"把总署"(可能与指挥署为同一机构,叫法不同)就是军事机构了,为统兵的军事长官设立。从"土木之变"可以猜想,明朝的时候,鸡鸣驿处于王朝统治区域的突出部位,容易受到来自于蒙古势力的袭击,所以在驿站里布有重兵就是必要的了。有关鸡鸣驿的介绍中所说的"功能最多",我想应该主要说的邮局作用和军事作用,至于其它诸如教育、宗教、商业等方面的功能在人口集中其它城镇也都有的,不独存在于鸡鸣驿。

东西两座城门之间不是对称设置,连接两个城门的主干道也非笔直,据说这样可以减轻塞外强劲西北风的冲击力

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出东西两座城市和主干道之间的关系

驿城内有两座戏台这是其中的一座

现在看到的这些破败街巷应该与贫穷无关了,想必是为了古驿风貌而有意保留

看着几分惨象的老宅倒是与古城十分匹配,估计主人是不肯搬迁而执意留下来的

"千门万户曈曈日, 总把新桃换旧符",门上景象让人感叹岁月的流失

比起现在还能在一些地方看到的大跃进时期甚至是红军时期的标语,这条标语很年轻了,不过在鸡鸣驿也能算上是一景

在临街的一户人家看到这样一幅"万字不到头"影壁。我想这种具有吉祥意义的几何图案,把国人精神世界中的不少内容都包含进去了。

对于驿城内的居民,老槐树下应该是他们休闲和交流的中心,如果能在这地方坐上一天想必能听到不少鲜活的故事

      有关鸡鸣驿在800年风风雨雨中积攒下来的历史信息我并没见到有翔实的汇集,也许是过去的文人没太把一个邮局放在眼里,所以没留下多少或供后人品读的纪录;也许是当今的学者也不大愿意在这个方向上投入过多的精力,所以也没人为鸡鸣驿写出个像样的传记。不过好在鸡鸣驿现在还存有几处古建,里面都还保留着些故事,故事嘛虽然有真有假,但用来下酒还是不错的,这里的"酒"就是在品读鸡鸣驿的过程酿出来的思绪。

      1、指挥署。与元代的草原英雄始建鸡鸣驿主要是为了保障通讯和交通的功能(不知可否这样认为?)有所不同的是,明朝时候的鸡鸣驿还要增加军事守备任务。有明一代的270年,与塞北蒙古部落的军事对峙就从未停止过,鸡鸣驿位于长城之外,位置比1449年英宗皇帝当俘虏的土木堡往西北方向又凸出25公里,可以理解为是更靠近军事前沿,在这样的地方设兵布防就是很自然的了。上面引用的"成化六年(1470年)始建土垣;十七年(1481年)筑堡卫之",这一让鸡鸣驿开始建起城墙的过程,是不是就与土木之变有关呢?

土木堡与鸡鸣驿的距离与位置

始建于1470年的城墙已屹立了五百多年,过去来时,断墙残墙占了大部分,现在的城墙已全部修复,四边贯通。城墙上的那个城楼(该叫什么?)过去来时看到的是快要倒塌的残迹,不过那倒不是因为岁月,而是在90年前后为拍《大决战》中发生在新保安的那场战斗所添加的人工置景,没想到这处本来并不存在的城楼反客为主,现在就正式八经的建在了鸡鸣驿的城墙上

城墙的里面大部分为土质,不知是工程没完工呢还是原迹如此,故意保留

      作为担当防务职能的军事机构,这个指挥署在其存在的几百年间都发挥过什么作用、都有那些人在此担任过司令官、是否立下过战功等方面的资料我是一点也没找到,没了这些细节也就只能止步于粗略的了解。不过透过下面这段清朝时期的数据还是能对了解指挥署的作用多少有些帮助:"据《怀来县志》记载,到清朝末期(质疑引文中的"清朝末期",下面再说)驻兵最多时,驿城驻兵总计达300多人,月耗米493石,饲养驿马82匹,年支马料44石,驿站年支饷银3287两"。指挥署中坐镇的首长级别是从九品,大致相当于现在的副营长,300人的兵力也接近一个营的编制。从这组清朝的布防数据可以推测,明朝的驻军规模应该大于300。对于清朝,北京的北部是平静的,军事斗争的需要不大;对于明朝,同一方向的战事不断,不得不加紧提防。

      前两次来鸡鸣驿时,并没见到有什么"指挥署",可能是为了旅游而在近几年才修复起来的,作为现在的景观,指挥署算得上是鸡鸣驿的一处热点,原因并不在于它曾经在保境安民方面的作用,而因为是慈禧太后在这住过一夜,这成了指挥署现在所能向外展示的主要内容。对于慈禧的那段痛苦经历,文学作品中的描述大致是:清光绪二十六年即1900年,为逃避八国联军,慈禧西逃来到怀来县。曾国藩长子曾纪泽的女婿吴永时任怀来知县,太后见他后放声大哭,说道"连日行走数百里,竟不见一个百姓,官吏更跑得无踪无影,已两日没吃没喝,试看我已完全成一乡姥姥。慈禧在怀来境内走了三天,分别在土木堡、沙城和鸡鸣驿三个地方住过,前两个驻跸处已无任何遗迹可寻,今天的人们只能来鸡鸣驿凭吊这位生不逢时的老佛爷了。

      慈禧来到鸡鸣驿时,指挥署早已易主为民宅,为煤老板贺氏一家居住,被称为"贺家大院"。据说在慈禧一行到来之前,贺家的二少爷已被当政的醇亲王认定为干儿子,那是他在山西当县长时因政绩突出而得到的殊荣。如果按辈份论,这贺家二少爷还是光绪皇帝的兄弟了,也许正在有了这层关系,落难的母子才把贺家大院选做落脚处。

      慈禧西逃时,指挥署已变成了"贺家大院",说明作为军事机构的"指挥署"在那时已不存在,起码也是丧失了原有功能,同样还可以说明的是,上面那种把鸡鸣驿的驻军说成是"清末时最多"显然是缺少依据。

指挥署虽然在很早的时候(没找到具体时间,从三次易主上推算的)就已不再是衙门,而且当时的任职长官也是级别很低的九品,可是从现存的大门和门上的砖雕上还是看出这处衙门在当初是很有气势的。以前来时一定曾从门前经过,只是在没有挂出招牌时,生人无从知晓它的往事

猫与蝶,取其谐音"耄耋",八十为耄,九十为耋,表达出对长寿期盼

自从2000年在王家大院知道了在传统民居中,人们往往用用借代、隐喻、比拟、谐音等手法传达吉祥寓意,表达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后,就开始对凡见到的砖雕多看几眼,还总要试图读出那上面的寓意,不过在一般在以砖雕精美而著称的景观往往又因目标太多而看得眼花缭,最后并没记住什么。这次在指挥署看到砖雕图案只有两侧门柱上的几幅,数量少了反倒是便于辨识。

猴子与莲花和莲蓬的组合,寓意连连封侯。想升官发财又不想直说,中国人传统中的所谓含蓄就是这么回事吧

喜鹊加梅花 喜上眉梢。这等巧妙的借喻以现在人的汉语水平怕是难以联想出来的。不过电脑时代也有造出不少电子版的谐音语汇,比如把我说成"偶",还有"童鞋"、"小盆友"之类,这是什么玩艺,是污染是垃圾,是倒退,当然其中确实也有打个趣的成份,也不必过于大惊小怪。

图中的"状元"二字估计是经多人抚摸后发黑的,说明这幅用直白的手法表达出来的"步步高升"或是"状元及第"的愿望也是今人的企盼。

借用蝙蝠的"遍福"谐音来祈求幸福是砖雕作品中常见的手法,只是这幅虎与蝠怎么搭还一时想不出来,反正也还是在说着"福"

指挥署存在时都做过些什么事无人知道,可"鸿禧接福"这四个刻在墙上的大字却让人不会忘记慈禧莅临背后的那段国耻。据说这是根据慈禧在这住了一夜后留下的手书刻记

介绍上说这是慈禧当年住过的坑,还有口头补充说,此后再无人睡过,真的假的?

       2、驿丞署。从资料上看,自从清康熙后,随着北部边疆的安宁,,军事防务的功能不再如以前那么突出,鸡鸣驿的军事指挥权开始移交给驿丞,从此驿丞就成为了驿站里的一号首长,驿丞署的功能应与现在的乡政府相似。不过有关这级政权的资料比指挥署的还少,联想到《明朝那些事》中对驿丞的描述,说那个职位是"公务员系列之外的",也就是连最低的从9品也排不上。是因为官太小而被疏于史料吗,论官衔是小了些,可位置挺重要啊。对了,王阳明可就是当过驿丞的,那是在他犯了什么错误后受到的处罚,从北京前往贵州赴任时,还有数名押送人员随行,可能主要是怕他途中逃跑,不然哪值得为这么个不起眼的差事动用那么大的力量。2011年在湖南沅陵虎溪山瞻仰王阳明讲学处时,加深了对这位先贤的印象,在虎溪山时听说,明治维新的成功与日本人把王阳明的学说当成治国理念有关。

      本来是想对这处驿丞署多做些了解,可又找不到相关资料,只好把也当过驿丞的王阳明拿出来说事了。

       3、龙神庙。这座承载着民间信仰的建筑应该是个祈雨的场所,类似的庙宇和相关的故事都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占有着一定的分量。没进去看,只拍下一张庙门的照片。

 

      4、财神庙。标牌上注明是明代建筑,另有的资料说是始建于元代,而且还元代的民族政策有关,表示对汉人喜财传统的尊重。庙里供着赵公明元帅和比干与关公。与"龙神"的地位随着卫星的上天早已大不如前不同,人们对财神的尊崇可是一点也不比从前差,相信这几位大仙从不会缺少香火享用。财神庙里有不少壁画,尤以其中的"千里眼"和"顺风耳"著名,据说有些壁画上的还帖有金箔。

觉得财神庙的这两幅匾额挺耐人寻味却也不知确切含意,是说爱财之心人皆有之吗?

中间的是赵公明,比干关公一文一武分列两旁,分别是忠孝义的代表人物。没有哪位神仙比这几位更受当下的喜欢

画中的多处黄色饰物据说是贴上去的金箔,不知在贪财人口比例极高的社会里怎么就能没被人刮去。画中的人物据说分别是汉人、蒙古人和胡人,描绘的是外族人前来进贡的场面。把地处要冲的鸡鸣驿曾经有过的开放、包容与繁荣纪录了下来

5、泰山庙。其实这才是鸡鸣驿最值得看看的地方,除了里面的壁画大有说头外,还与不久前我知道了些"泰山信仰"后,视线就会自动聚焦于相关事物有关。关于泰山庙的看头在哪,另记在"再访鸡鸣驿3"中。

4、文昌宫。已把对它的浅显认识记述在"再访鸡鸣驿1"中了。

鸡鸣驿里的各流各派的寺庙类建筑多达17处,仅凭这个数字我看这座古驿站同时还具有了宗教博物馆功能,只是这些庙宇已大多无存。

三、鸡鸣驿与秦皇古道。其实这是一个我一直想弄明白而至今仍不明白的问题。第一次来鸡鸣驿时,由于不知哪是看点(不过那时也确实破烂的看不到什么),反倒对东门外的一条沙石路印象深刻,因为当时是听到一位老乡说,"这是秦始皇走过的古道嘞"。秦皇古道吗?十多年过去了,想要实地走一趟这条古道的愿望一直没有打消。这次来鸡鸣驿本是想再看一眼这条古道的,不过可能是出于旅游建设的需要,现在一出东门看见的是围墙,原来随眼就能见到的古道被建筑物遮挡住了。

没能看到古道,想在上面走一趟的愿望也还没实现,那就阅读一下这条古道吧。遗憾的是现在通过网络得来的信息不仅浅显而且雷同,手头又没别的更为翔实的资料,只好把下段文字纪录下来,聊胜于无,总还是稍稍增加了一点对这条一直吊我胃口的古道的认识:    

鸡鸣驿所处的驿路,也就是它旁边110国道的前身,早在先秦时代就以"上谷干道"闻名于世,此后历代王朝都把它作为东经居庸去燕(现北京周边)、冀(河北一带),西到大同、新疆,南通飞狐(河北蔚县南)、紫荆关(位于河北易县,长城关隘之一),北达库伦(今蒙古国乌兰巴托)、俄罗斯的必经之路。地处当时交通要道的鸡鸣驿,在担负军、民驿站的同时,也成为商家发聚之地。据驿城里很多现存的碑刻记载,该驿在最繁华时仅当铺就有6家之多,同时还有商号9家、油铺4家及茶馆、车马店等等。

     还有一段文学性的描述也可以用来参考:

这条千年古道,碾过汉武帝北击匈奴的滾滚战车;见过李自成大顺军攻取京城遮天蔽日的军旗;听过康熙帝剿灭噶尔丹的战马嘶鸣。这条古道不知演绎了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当然,古道也曾送走过仓惶逃难的慈禧和光绪。这条古道上有很多著名的城镇和驿站,而第一大站就是鸡鸣驿城。这段登于2006-04-14《人民日报海外版》上的文字不知被多少人一字不拉的引用过了,我想这些人大概都和我差不多,想长点知识却又缺少功底又不肯钻研,有那么几分可悲啊,不过为了长点知识,可悲就可悲吧。 

对于上述引文中出现的"上谷干道"是怎么回事,我很想弄明白,更想在地图上标出它的路线,可惜也还是没找到任何相关资料。以我的想像,以前走过的关沟古道也就是太行八陉中的军都道应该是上谷干道的一部分。另外,上面我把鸡鸣驿旁的古道冠以"秦皇古道",其实这只是本人对位于河北井陉的那条秦皇古道的联想,鸡鸣驿旁的这条古道到底叫什么,目前我还不知道,更不知道这两古道之间是什么关系,不过秦皇时代的交通干道已经辐射到了鸡鸣驿那是没问题的。

现在的鸡鸣驿城里有个行政村,户籍统计上说是有一万多人,房屋也确实不少,可看上去好象连千人都不会超过,虽是著名的旅游景点,又值旅游旺季的周末,但城里一片空荡,不见村民也稀有游人。猜想是为了保护古城,把部分原住民迁往别处了。

 

 

 

 

 

 

  评论这张
 
阅读(52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