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长征

各位在夹金山、大渡河、泸定桥上的身影都放在这了

 
 
 

日志

 
 
关于我

各位:我把大家伙在长征路上的照片都放在这里了,希望其中能有为各位所喜欢的,不管怎么说,各位的风采算是保留下来了。好想你们哟!!! 后发现在163的相册上传照片的效果更好,所以只在这传了几张就改到“相册”去传了,各位好汉“相册”上见。

探望老连长<一>顺记“金声玉振”牌坊与天水胡氏民居  

2013-03-09 23:15: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探 望 老 连 长<一>

      顺 记: ▲"金声玉振"牌坊与天水胡氏民居  ▲陋巷、颜回与颜氏子孙

                ◇五马祠、菜煎饼和"群丑图" ◇岱庙、泰山信仰与北京的三山五顶

                ◇武大朗与李半仙(泰安街头见闻)

      

      2013年1月25号,一个存于内心多年的心愿终于得以实现。 这一天我在泰安煤机厂职工宿舍见到了我的老连长冉令玉。

      其实作为老连长手下的一名士兵,我们之间相处的时间前后加起来也不到三年,那是1969年12月至1972的上半年期间的事了。但是老连长一直就是我心中忘不了的人物,至于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始终对此是模糊的但却又是十分清晰的:说模糊是因为我在他手下当战士的时间并不长,与他都有过哪些具体的接触与谈话都记不得了;说清晰他的那种真诚、正直、爱兵、表里如一、从不做作、从不媚上的品质,和那种让人敬畏、让人甘于服从、腰杆总是挺直的标准军人形象,还有就是他爱抽飞马牌烟,爱吃生葱,二岁的儿子叫小桃。

       来到老连长手下那年我15岁,各方面都很平常,属于并不受重视的那类战士,我与老连长之间不仅毫无私交,而且一直觉得与这位严厉的不拘言笑的领导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距离。可就是在这种"距离"感下,我总是能感受到他对战士的那种发自内心、不事声张的关爱:福建夏季烈日下的那个热啊,往往一天的野外战术训练下来都能察觉出胖人的脸庞缩小了,于是老连长就带领全连早上四点上山,过了十点就收兵让战士睡个长长的午睡;我们步兵那时的伙食标准是最低0.48元/日,干得却是热能消耗最多的活,记得改善生活吃肉炒糯米饭时,全连120人一顿要吃掉140斤米,眼见着按供应的粮食不够吃,战士就要饿肚子了,于是连长带领大家爬上600米高的牛公山(在山顶上能望见马祖岛,2009年冬天我曾重新来到这座山的脚下)开荒种地瓜;标准低伙食差是连队长期面临的难题,许多战士说苦不怕,但难耐吃不好,于是连长用连队供应的早稻米(出饭量大,但较糙口感差)和当地老乡交换成口感更好更糯的晚稻米……。对于这几件事之所以印象非常深刻,是因为这几项让全连士兵直接受益的举措都给连长本人带来了麻烦,好象是说违反了什么什么规定和纪律。随着后来阅历的增长我明白了一个"定律":凡是那些一心"向下"的人,没有不冒犯"天条"的,就看你的勇气和取舍了。

       由于这些说得清也说不清的原因,多年来老连长一直在我头脑中占据着受尊敬和被怀念的一席,在我眼里,他是高大的(个子并不高),是可以跟随着去承受苦难和出生入死的,虽然我与他之间并无这些特殊的经历,但我相信,如果真有什么"难"与之共"患",他是一位可资信赖的领导,这种信赖感就缘于他的真诚和他对下属的体恤。都说人老了就容易念旧,可我要看望老连长的念头在离开部队没几年后就不断的涌冒于心,这一愿望在内心少说也积存30年了。1999年当我第一次驾车远行路过山东肥城"王瓜店"时,就曾大喊着:老连长的家乡就是这地方啊。对于老连长转业后的落脚地我也曾经多方打探,可始终没得到结果,不然的话,看望他的时间一定不会拖到今年的一月。在我的头脑中,对于那些离别后又保持着长久怀念、总想着要去探望的人并没几位,这其中就有我的老连长冉令玉,还有一位是相处了大约三年时间的那位特别优秀、极具才华的指导员吴根水(后升至师政治部主任,转业后任江西省司法厅副厅长)。

       这次终能找到老连长地址的过程也颇具戏剧性。年初时老九对我说要去山东兖州看望老班长,这一下就把我多年来藏在心底的要看望老连长的心结给勾了出来,觉得这次一定要努力找到联系方法,然后践行我的那份心愿。于是我在凡能与"肥城"互动的网络平台上发出了我的需求,最后是在肥城的QQ群里遇到一位热心青年(春节前还在为用人方—山东核电,拖欠工钱而苦恼),再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老连长的下落。

       老连长比我大15岁,1959年入伍,好象是1982年转业。相见时的情景和我事先预料的一样,他并不记得我,也就根本谈不上还能认出我是谁,可这一点不会影响我对他的那份尊重。对于我,他几乎是100%,而我对于他却是千分之一了。遗憾的是现年72岁的老连长听力受损严重,这大大影响了见面后的交流,使我们之间的谈话缺少了对应和衔接,不过在整整一个下午的相见过程中,那种心对心的碰撞和情对情的交融气氛也是完全和我先前想象的一样,老连长显然对我的到来感到高兴,我呢,当然十分的满足于终能当面向老连长表达出了我的敬意。晚上,在一番把酒倾言后,老连长把我送上归程。

       这次探望老连长的行程是北京-兖州-曲阜-泰安。借着这篇日志的地盘,把路上几件印象较深的见闻一并记录:

        一、"金声玉振"牌坊与天水胡氏。

孔庙牌坊群中列居首位的"金声玉振"牌坊

       写有这几个大字的牌坊立于孔庙的最前端。这是我第四次到曲阜,2008年那次来到这里时,牌坊下面是一片黑压压的人头,这样的场面让人难有什么游兴,这回就不同了,隆冬腊月的季节给孔庙带来的是一片宁静,也给我带来了细细欣赏这些牌坊的心情。"金声玉振"几个大字能够写在孔圣人的庙堂之前而且还是立于一连串的牌坊之首,写字的人一定是当时的书法高手无疑。只是本人的书法修养几乎为零,只知用看画的眼光来看其是否赏心悦目,所以也就看不出这几个大字里面的奥妙,不过呢,这次我的注意力是集中到写字人~"天水胡纉宗"的身上。

"金声玉振"原意为一首完美的乐曲。我国古代奏乐时,以击钟(金声)开始,以击磬(玉振)结束。孟子对孔子有过这样的评价:"孔子之谓集大成。集大成者,金声而玉振之也。金声也者,始条理也;玉振之也者,终条理也"。以此赞颂孔子思想集古圣先贤之大成。

        难道这位胡大人是从甘肃天水的那座"胡氏民居"里走出来的人物吗?有些能引人关注的事情其实并不一定是这事情本身有多么特殊,而是由于能与你的某些记忆建立起关联。这次对"金声玉振"几个字的留意就是因为我在2006年曾造访过天水的胡氏民居,而这处民居之所以令我印象深刻,除了它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曾在有明一代出过几位杰出人物外,还在于我把这看成是我这个姓的光荣,为此还把在这处民居前拍的照片广传于家庭成员。

       凭着想当然,我当时认为我曾去过的天水胡氏民居一定就是胡纉宗的老家,理由是到了现在仍然还属于小地方的天水,在四百多年前的明代能在一门当中涌现出来几位名人已属难得,从概率上说,不能再从别的胡姓家族中产生出什么杰出人物了吧。回来后一查2006年在天水拍的照片,证明我的这次"想当然"是错了,原来"胡氏民居"的历代主人中并没有胡纉宗这个名字,显然留下"金声玉振"的胡纉宗是出自天水的另一胡姓家族,于是就想进一步弄清楚这两门杰出人物之间是否有什么血脉关联,可惜没有得到任何结果。不过通过这番查找,到是让我对这两位同是出自于天水、同在明朝中后期为官并且都有所建树的本姓名人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先说胡纉宗(1480—1560)。他是明朝正德三年(1508)的进士,据说论成绩本应进入前三名之列,后因有权臣谋私,所以没戴上状元或是探花之类的帽子。后来当然就是一路在各地为官了,这部分经历可以忽略,因为就凭能在孔庙前留下手迹就足以说明他在当时的地位和所取得的成就,写"金声玉振"时,胡纉宗有着山东巡抚和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两个头衔,应该是个二品官。读过《胡纉宗》后,我对这位本家大人的两个方面印象深刻:

       一是此人在多处地方留下了墨迹并且留传至今,除了孔庙前的"金声玉振"外,还在天水伏羲庙留下"与天地准";在江苏镇江焦山迎客照壁上留下"海不扬波";在苏州虎丘留下"千人坐";在济南留下"豹突泉"。这几处名胜我还都去过,还都曾拍下了照片,只是在这次到曲阜前,并没在意是谁的手迹。

胡缵宗与文征明、唐伯虎是同时代的人,而且文唐二人都是苏州人,胡纉宗能在这两位大文豪的"地盘"上留下墨宝,这事就耐人寻味了,我想这很可能不仅仅是字写得好的问题了,读过《胡纉宗》后,觉得这应该与胡纉宗出色为人为官,也就人品有关。

       二是在他60岁那年在开封任上因公共事件(失火)被免职后,人家安然回到天水老家潜心著书立说,留下了大量载入明史的著作。此公活到了81岁,后人在他的墓志铭中这样写道:"经济弘伟,功业垂于当年;学海渊涵,著作传于今日。"

       再说说"胡氏民居"家族的代表人物胡来缙。现在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天水的胡氏民居就是这位曾在北京大兴当过县长的胡来缙在明万历十七年(1589年)建起来的私宅,他是这支胡氏在天水成为名门望族的中兴人物。像这样历经了400多年还保持着原样的明代民居在全国已十分罕见,据说在建筑方面的成就堪与宁波的天仙阁相比,是含金量十足的重点文物。相对于胡纉宗,胡来缙的官做的要小些,他只中过举人(1558年),在万历年间当过山西按察司副使(四品),生活的年代也比胡纉宗晚了许多。也许是居住过的宅院被完好的保留下来的原因,这门胡氏的家族的传承关系被清楚的整理出来,从明朝初年从安徽凤阳迁来直至今天,历经了20代的家族人物都有名单列出。胡来缙是这门胡氏的第六代;他的父亲胡济在云南当过五品官;他的儿子胡忻是万历年间的进士,官至四品,身后留下了"北海瑞"的好名声;其余历代族人也多有不俗的表现;可以说这是一支有着优良遗传基因的家族。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建于1589年的天水的"胡氏民居",2006年到访

"副宪"是中央一级"都察院副长官左副都御史"的别称,三品官。可胡来缙生前并未到达过这个位置,猜想可能是死后套上去的,类似的追加到了现在仍然常见

       虽然在孔庙前的"金声玉振"牌坊下我把两门出于不同族的胡姓优秀人物混在了一起,但是这番由于无知而产生的错误却也给我带来的不少收获:首先是加深了对孔庙的印象,还知道了"金声玉振"的含意;其次是重新拾起了六年前的一段记忆,等于是又从天水掠过了一次,那可是个蕴含着极其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的地方;第三是知道了我这个胡姓在天水如同胡姓在徽州,不仅是人数众多的族群还都是人才辈出的姓氏,由此我也感叹我这门胡氏没有"从哪里来"的记载,不然的话那将会是增加生活乐趣的因素。另外在阅读中我还知道了,原来千古明君唐太宗李世民和谁也超越不了的诗仙李白也都是天水人,过去一直认为前者是山西人后者是四川江油人,只是关于这种"天水说"是否准确就难说了,对于历史名人,今天的人们都是乐于整出些线索去争抢的,不过呢,知道都有哪些说法总还是有趣的。

       一出小错换来三份收获,值啊!曲阜我到过四次了,分别是在1981年、2002年、2008年和这次的2013年,要说对啥印象最深,恐怕不是孔家的建筑群而是这座"金声玉振"牌坊了。兵法上讲的"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我看也在某些方面适用于游历,对一件事的深刻记忆有时会胜过对十件事的模糊印象。

 

         二、陃巷、颜回与颜氏子孙。

"陋巷",曲阜一条街道的名字

陋巷对面就是"复圣"颜回庙

陋巷牌坊下的人物,说不定还是颜回的正宗传人呢

陋巷这户人家的春联有些意思,起码不是工厂印出来的,虽然马上就是新桃换旧符的时候了,但挂了一年的春联仍然留有春色

 

       由于孔庙孔府孔林以前来过,所以这次在曲阜停留期间就把注意力用在了别的方面。陋巷是曲阜一条街道的名字,之所以引起注意就在于这个"陋"字。世人大多喜欢把小说大,把简说华,什么把一小片空地说成广场啦、什么把一处拥挤不堪的楼群说成花园啦、还有像什么宫廷、皇家、夏威夷一类的头衔不是哪哪都是吗,可为何这条街道却如此谦虚的称自己为"陋"呢?原来这其中还真有故事:

       首先这是颜回住过的地方。颜回在孔子的72第子中排列第一,是孔子最得意的门生。孔子称赞他:"颜回吃的是一小筐饭, 喝的是一瓢水,住在穷陋的小房中,别人都受不了这种贫苦,颜回却仍然不改变向道的乐趣。贤德啊,颜回!"( "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以前来曲阜,只是去看三孔,没注意到曲阜还有个颜回住过的陋巷,陋巷前面还有个专为这位"复圣"建的颜回庙,所谓"复圣"我理解应该就居于孔孟之后第三号人物的意思。至圣~孔子, 亚圣~ 孟子,复圣~颜回 ,这样言简意赅的精彩我想可能只有古汉语中才有,可惜现在的我们是在下大力学英语又学无所成的情况下,反而生疏了汉语本来的博大精深。

       其次,作为地名,"陋巷"二字可是出自《论语》的,也就是上面引用孔子赞扬颜回时说的"在陋巷",后来人们就把其中的"陋巷"二字当作了颜回故居的地名。曲阜还有一条街叫"阙里",单从字面上就能看出这差不多是陋巷的反义词,指的大户人家,实际上在阙里也确实有家超级大户~孔府,除了皇上,那不就是中国的第一大户吗。

        第三、"陋巷"自从被当成地名后,在2500多年的沧桑历史中就再也没叫过别的名字,从这里走出的颜姓人口也在二千多年的繁衍生息中增长为三百多万的人群,据说现在常有分布在海内外的颜姓族人来此祭祖,他们把陋巷看作是他们心目中的精神家园。颜姓人能有本姓氏的精神家园,颜回之功也、颜姓之幸也!在我看来,不管是哪种类型的精神家园都有如砖石住宅,前者能够滋养心灵,后者当然能够赖以生存,但都是不可或缺的。

颜回住过的陋巷如今已成为全体颜姓子孙的精神家园,有个说法:现在分布在全球的300多万颜姓华人中,其祖上大多来自于这条街巷

图中的牌坊在颜庙的两侧各竖立一座。牌坊下的马车挺有意思,有着曲阜特色

 

 

 

 

 

  评论这张
 
阅读(54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