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长征

各位在夹金山、大渡河、泸定桥上的身影都放在这了

 
 
 

日志

 
 
关于我

各位:我把大家伙在长征路上的照片都放在这里了,希望其中能有为各位所喜欢的,不管怎么说,各位的风采算是保留下来了。好想你们哟!!! 后发现在163的相册上传照片的效果更好,所以只在这传了几张就改到“相册”去传了,各位好汉“相册”上见。

D2A 水路与植物 走墨脱7拉格到汗密  

2013-12-21 16:31:09|  分类: 徒步到墨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虽然爬了座4270的多雄拉,但路途不是很长加上时逢一年中少有的好天气,没尝到多少苦滋味,感觉不是太累,就连脚板上的伤口也不再肿胀了,因此今天是带着一种轻松的心情上路的。拉格到汗密是28公里,从海拔3229 降至2126,一路下坡。这段路的前半程依然是遍视野的高山流水,后半程多是穿行于密林,水仍然无处不在,只是大多流于足下,自然之水为这一天的行程提供了最长时间的泡脚服务。

8:15启程,一出客栈就见到这番光景,这里的木材是根本运不出去的,想来该是建客栈的后果,人类的活动、包括我们这些把墨脱当成是朝圣地来走的人都是自然生态的破坏者。去年去黄河源时,见挂着"保护母亲河、中华生态行"标语的吉普车队招摇驶过,保护个屁,想出来兜兜风怀着些忏悔的心就是了,还自我戴什么高帽,装蒜

也是一种"小桥流水"景致,但和600年前马致远所描绘的意境完全不同,虽然少了"人家",但却多了浑然天成的气派。第二的路程就是从这座稍微留点神就可顺利通过的小桥开始的  

       我一直没搞清今天走过的地方是不是还属于多雄拉,不过一路上还是能见到许多瀑布,地上的水流则明显多于昨天,许多路段就是水给冲出来的,在水量少的时候,就成了人与水共享的通道,当天到达终点时,脚没起泡也没觉得哪痛,只是被泡得如同水发猪蹄,又白又胖。

是道路也是溪流

宜昌小陈的背景,一路上我与这位30出头却有着丰富的阅历年轻人相处时间不短,从他那听到了不少有趣也有用的知识,尤其是与植物相关的方面

在水路中行走只要保持好平衡,每步踩稳防止崴脚就没多大问题,如果脚板有足够的抗硌能力,这时穿高靿雨靴是再适合不过了,路上见到的当地山民都穿的是高靿雨靴,没见谁穿什么又重又笨也根本防不住水的登山鞋

走在这样的水路上觉得很有意思,只是看着平顺的木杠道很滑,很容易在上面摔跤。陕西张和宜昌小刘

D2A 水路与植物 拉格到汗密 走墨脱7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走在林间,人畜都要借用水流冲出来的通道

          离开拉格营地后走了一个小时后,海拔从3229降至3095,蔽日遮天的原始森林又出现了,不同于昨天在松林口见到的以松、杉为主的针叶林,今天先是见到的针叶林,不久随着海拔进一步下降,出现了针叶阔叶混交林,当海拔继续下降到2800时,林木就成了阔叶树种的海洋,植物的垂直分布呈现得十分明显,我猜,从乌苏里到海南岛的所有植物在这里可能大多都能找到。尤其是进入到阔叶林后,那些或高或矮、或斜或歪、或长满青苔或挂满藤条的树种多得难以辨识,如果是跟在植物学家的屁股后面,相信就是连着在这地方转上两三天也看不过来并且还看不烦。我没去过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不过根据地理条件和降水量来比较,这一天我所见到的也应该属于雨林,就叫它墨脱雨林吧,只是暂且没有西双版纳的名声大,可正是因为人迹罕至,大自然受到的干扰也还不那么多,原生态目前还能十分难得的保留下来。我想,在植物的品种多样化、生长状态等方面,墨脱雨林很可能还要优于西双版纳。记得同行的宜昌小刘当时说了这样一句话,"墨脱是我国最大的植物基因库"。因为我对植物方面的知识很少,所以也就对小伙子的这句有"专业"味的话印象很深,写到这时我特意查了一下,见到如下数据:墨脱仅高等植物就达3000多种,占西藏植物数量一半有余,其中受国家特别保护的稀有植物21种,以墨脱命名的"模式种"植物40多种。一些在地球上已属珍稀濒危的植物也许就在我的眼皮底下,可惜不认得,当时的注意力大多被垂在树上的那些须状物和覆盖在上面的青苔,以及林地间的奇花异草所吸引。

          说到墨脱的自然环境还保持着原生态,这也只是在相对意义上的比较,只能是说我们人类在这里的"作恶"还不那么明显,实际上许多神奇的自然景观还是消失的我们可能再也看不到了,比如上世纪70年代末还能在我们正在走的这条路上看到的成群野牛早就没了踪影,还有盘羊、小熊猫、麂子、狗熊等也都只能看到印有它们美名的铅字了。我问背夫都看到过什么,只有猴子和蛇,对方答道,我是除了讨厌的蚂蝗当然还有可爱的蝴蝶外,就再也没看到什么别的野物。都说墨脱是除东北外我国还有野生虎生存的地方,现在也无可奈何的变成了传说。

9:00时开始进入针叶林区,海拔3095. 针叶树中以诸多种类的杉树为多,什么冷杉、云杉、铁杉,就连中国独有的红豆杉这里也有

10:00时进入阔叶针叶树种混交区,海拔2890  

11:00进入阔叶林,海拔2800。热带雨林就是这种样子吧

自然死亡的老树已经中空,也许一场暴雨后就会倒下,可它的儿孙已亭亭玉立于侧,生命的规律就是这样被大自然安排的周而复始  

多好的木材啊,可能还是楠木或樟木呢,可是没有把它运送出去的路,只能任其这么躺着最后化为泥土。  

不管是倒下的还是生长中的大树,身上都长满了青苔,由于阳光透不过茂密的树叶,所以这些喜荫的植物蔓延旺盛。

这棵开红花的树虽然个头不大,但可能还是什么珍稀物种呢,只是不知其名

 

很有形的树

没有钢材的时候,墨脱的河上多有用藤条编织成的"藤笼"桥,那些"建材"可能就是取自这些垂挂植物

 

"病树前头万木春",是这种情况吗

       在整个走向墨脱的四天行程中,除了有走不尽的森林看不完的各种高大树木外,那些草本植物和低矮冠木更是种类多得不胜枚举,而且还都生长的十分壮硕,好像都被施过"长效肥花丸"似的。就说我能认得出的杜鹃吧,长的是成片成坡的,如果时逢花季,想像一下那该会是个什么景象,恐怕用"美丽"来形容都有点贬低花格了;还有那些长势旺盛的蕨类植物,这些比恐龙资历还老的物种虽然在其它地方也有分布,但能有这么高大,有的甚至长成了有木质树干的桫椤,我这还是头一次见到。在同行人中,我为拍植物用掉的时间应该是最多的,但也不及所见的或是想拍的1    /10,常常是边走边为刚才没按下快门而后悔,就是这样的"节省",总还是要为了这些花花草草被落下很远,独自追赶时,还真有几次因路迹不明而小生恐慌。在拍下的花草中,有些能认得,有些在对照植物图册后找到了名字,更多仍然不知叫什么。不管是认得不认得,一路上的奇花异草给我带来了一路的愉悦,不仅有视觉上的还有嗅觉上的,有了花草的环境那才是和谐的大自然,对了,从海拔4200降到海拔800米的这条墨脱路上,我所知道的地形地貌似乎在这里都有,就是没有沙漠。在整理照片时,虽然花花绿绿的图像有数十张,但与留在记忆中的影像相比还是遗憾的少了很多很多。

据我所知,这种蕨类植物是现存的最古老植物物种,已在地球上生存了数亿年。那些低矮的蕨草在许多气候温暖的地方都能见到,可是能像墨脱这里长得这么高而且长满遍地的过去还没见过,莫不是墨脱的天露之水和大地灵气有着和史前地球相似的环境

自从过了三号桥见到第一棵桫椤后(左图),随着海拔的降低,又在多处见到了这种国家一级保护树种。开始还以为上图所示那种蕨类长大后就会成为这种有木质主干的桫椤,不过好像它们之间并不简单就是年龄大小的关系,也许是不同的种类。这事以后要找明白人问问  

左边的叫塔黄,也叫蓬头雪莲,右图叫水母雪莲,也有按产地叫它波密雪莲的(墨脱紧邻波密)。这两棵生灵都是在多雄拉垭口附近的高海拔山上见到的。左边那棵塔黄长于行山人必经的垭口玛尼堆旁,难能可贵的是,在公德意识并不那么强的国人手下,它竟能安然的生存着,我想,踏上这条路的人都会对多雄拉心存敬畏的,这应该就是一直没什么好事之徒对它起歹心的原因。

 

左图绿绒蒿,右图龙胆草。去年在玉树和今年在走川藏线时,这两种典型的高原花朵都多次见到,这次在走墨脱的路上又见到它们时,有种与故友相逢的感觉

在阔叶林带中,各种菌类是太常见了,还曾见到一棵顶着小红伞的,只是离的太远拍虚了  

左边这棵就是大名鼎鼎的红景天,我就是天天嚼着它走向高原的,在4000米高度时我没明显不适,5000米高度时略感头晕,不知是不是红景天帮了我。右边这棵大叶草不知叫啥,不过这种叶片硕大、叶面腊质的植物一路上见到过许种,长得都很旺盛也都很好看,应该都不是无名之辈  

仅仅是叶片,不也有如花朵般美丽吗,左边的红叶长于高山草甸  

左上那棵我觉得也是雪莲属的,不过没查出个所以然来,生长于高山草甸。下图中间那棵觉得是某种豆科,右下那棵应该是某种兰  

第四天途中在雅鲁藏布江一处转弯处见到,不知名,看样子也像是豆科。按外形我给命名为"雅江兰"  

都是长果的也都不知名,没敢吃,右边这棵生长于高山草甸  

中间是北乌头;右边的叫圆穗蓼,左边这棵漂亮的花棒不知名。除北乌头外,左右两种都是生在高山草甸  

这三种花草都不知其名,列出它们是因为在高山草甸看到的那些绚丽色彩或由它们连片组成,或由它们点缀其间,若论对景观的贡献,这三种我不知名的植物,加上上图的圆穗蓼和"花棒"是最大的,也是高海拔区域见到的最多的,在记录下的影像中多能见到它们的存在  

       在通向墨脱的路上,第一天是在水的世界中行走,第二天是在天然植物园中穿行,而且这座植物园也许还是全国顶级水平的。墨脱之路有风险有艰辛,但更有着令人流连忘返的无限风景。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