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长征

各位在夹金山、大渡河、泸定桥上的身影都放在这了

 
 
 

日志

 
 
关于我

各位:我把大家伙在长征路上的照片都放在这里了,希望其中能有为各位所喜欢的,不管怎么说,各位的风采算是保留下来了。好想你们哟!!! 后发现在163的相册上传照片的效果更好,所以只在这传了几张就改到“相册”去传了,各位好汉“相册”上见。

再向雪山行 派镇一日B走墨脱4  

2013-12-11 20:22:37|  分类: 徒步到墨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五点前从索松村回到派镇的兄弟客栈。就在翻看着半天来拍下的照片随手做些笔记的时候,一位在昨天有过一面之交并交谈过几句的本地藏民走了进来,于是我就不无得意的向他说起了刚刚去过的那几个地方。"我就是索松人,你拍的那些桑格花就是我家院子里的,那个厨房也是我家的",来者回复道,你是索松人?那中央电视台有一期《远方的家》是不是在你们村拍的?我追问,"咳,那就是在我家拍的,躺在我家的床上就可以看到南迦巴瓦",对方答道。"躺在床上就可以……",后面这句话激活了我的记忆,是的,那档节目中的男嘉宾好像就是眼前这位。接下来他又对我讲了些有趣的事:"看南迦巴瓦我们索松比直白村好,我们那可以从江面上看雪山,直白只有山没有水,到我们那还不收门票"。他说的"直白"是大峡谷景区里的一个村子,被旅游推介上说成是观看南迦巴瓦的最好位置。以我上午的经历,知道直白村在雅鲁藏布江的东岸,那里属于大峡谷景区,游人要花240元才可进入,而我走的路线是在江的西岸,在景区之外,沿途多有牛马少有人迹,那种悠悠哉哉独自在山水间行走的感觉惬意极了。直白在雪山的脚下,离山近却不邻水;索松是隔江望山,远些,但多了一份参照。其实对于观看像山这样的巨大物体,距离上差个十来公里是没有什么差别的,另外因为我也只到了索松而没到直白,所以也就同意并且是乐见"索松比直白好"这样的话语。这时我知道了眼前这位索松人叫乔次仁,50出头,是该村的村长,家里也开起了客栈,当时他还带了个三四岁的小姑娘在身边,估计是孙女,我递她块包装有些复杂的糖,转眼间见她连包装一块往嘴里塞,赶紧……。我上午去过他家,环境确是我喜欢的那种,当时就想到,这次如果不是专为走墨脱而来,就该找个这样的地方小住些日子,那感觉一定是多少星的宾馆也比不了的。我去他家时,院子里空无一人,一位老妇人虽然在随后跟了进来,但语言不通,不过从她的手势上可以明白是允许我进屋看看的,所以也就有了在上篇中列出的他家厨房的照片,当时我并不知道这是谁家,天空也还密布着浓云,所以也就没能领略到"躺在床上看南迦巴瓦"的美妙。

隔江观山的索松村与大峡谷景区内直白村的位置图

       和乔次仁的交谈继续着:"你们在旅游点吃到哪里是藏香猪,那是垃圾猪!真正的藏香猪完全长在山上,根本不让生人接近,你们是看不到的,藏香猪只吃草,别的不吃,长的很慢,出不了多少肉,村子里的那些猪什么都吃,是垃圾猪"。老乔的这段话我印象很深,但有些半信半疑,那些到处都能见到的、原以为是藏香猪的家伙是因为品种的原因呢,还是因为食物结构上的原因,就被老乔说成是"垃圾猪"了?难道这一路上花了挺贵的价钱吃了几次的藏香猪不过是"垃圾"?可惜当时的兴趣点没在猪上,也就没深入展开这一话题,不过确实,我在吃所谓的藏香猪时(包括石锅鸡)真是没品出有什么特别,好像只是肉质稍硬些。

我就是在索松村把这哥仨当成藏香猪来拍的,难道也是"垃圾猪"

        话题又回到了南迦巴瓦,老乔看了看天后对我说,"这样的天气是一定可以看到日照金山的,你要想看,过会我回村时就跟我走吧"。"日照金山"是指太阳的散射光把雪山映射成金黄色的现象,只有在一早一晚太阳的角度很低、光线较弱的某些时候才会发生。我想老乔是个阅历不浅的当地人,他的话应该不会错,我在上午看到的南迦巴瓦也太含蓄了,正好用日照金山来补上这份遗憾。想到这,喘息未定的我就再一次向索松村、向着雪山的方向走去。

        路过上午白等过的、紧邻江面的"最佳位置"时,老乔说不用进村就在这看吧,只有在里才能看到"有水的山",也就是出现在雅鲁藏布江上面的南迦巴瓦。分手时老乔叮嘱道:"一定要等,天黑前别离开,今天这天一定能看到日照金山"口气十分肯定。我俩合影后老乔带着孙女离去。

身后是还没显形的南迦巴瓦,脚下是雅鲁藏布江,江对面就是所谓的"大峡谷景区"。那天晚上回到客栈后,又从何姐那了解到,老乔的全家老少曾相当的出力的参加过救援迷路游人的行动。

        此时是18:00时,要看的山还被浓云遮着,空空荡荡的田野间只有形影相吊的我一人,可能刚才老乔就是怕我耐不住这样的场景,所以才特意要我"一定要等"。往江对岸看,可以看到盘山路上往派镇方向开去的车辆,应该是进入景区的游客在返程途中。后来我在派镇听到几位去过景区的人这样说:"根本没看到雪山,导游说是我们运气不好,这240元花的太不值了"。确实,用到此一游的方式来看山往往会令人失望的,最好的方法是住下来,或者像我这样,付出一整天的耐心还要不怕走路。另外在这个以"大峡谷"命名的景区也并不能看到那种两山紧束一水奔腾壮的观场面,能看到的不过是如我脚下这样的平缓江面,真要想看到的这条排名世界第一大峡谷的典型面孔,那还需要在几乎无路也无人烟的山上再走很长的路,非常人能够到达

       就在我耐着性子四下张望不知该把目光往哪落的时候,一群显然不是豢养的狗朝我站的地方跑了过来。"在藏区,白天温顺的流浪狗到了晚上就可能变成恶兽",这是去年在玉树多次人讲到的,它们不会把我当成攻击目标吧,想到这,我抡起手杖大肆挥舞着,向那群狗发出了别过来的警示。相信当时我那样子一定很可笑,好在周围没人,不过这番手舞足蹈还真的有效,狗群退了回去。后来我想,也许人家只不过是出来散步或者是聚会的,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退去原因不过是它们不希望自己的兴致被打扰。

       有趣的是群狗在退却时,先是改道向那高坡上爬,可有几只总是往下掉爬不上去,估计这狗狗也是讲集体主义的,为了照顾这几只笨蛋,狗群不再爬坡,而是沿来路退回了。

往回退的狗群想改道爬坡,领头的黑狗好象在说,跟我来呀,图中那只最小的、像是宠物的小白狗怎么也爬不上去,那情景很像电影中爬墙头的伪军,一登腿就出溜下来,反复登反复掉,刚才还有那么几分的恐惧感被这番有趣的情景替换成了暗自发笑。

       19:00时到了,天色变暗,出来时衣服穿得不多,让江风一吹全身由冷变为发抖,好我观察了许久的那片天蓝这时也被灰白色的浓云夹裹着飘了过来,终于,南迦巴瓦又一次在蓝色天幕的衬托下露出了雪峰,不过露出来的雪峰仍然是上午已看到过的白原色,并没披上金黄外衣,而且也还是瞬间就又躲藏到了云雾当中。

我所在的"最佳位置"据说就是因为可以兼顾到这片江水,原想再换个位置,找一处水面更开阔的地方拍摄,可还没等到江底,眼前又变成了一片白茫。

主峰左侧那个平缓的山头也有名号,只是我没记住

拉近点看,这尖尖的雪峰好似是被油画笔涂出来的。据说南迦巴瓦之美就美在这个尖尖的山峰上

       也许太阳再往下落落,就会投过来让雪山披金的散射光,这样一想我就在寒风中又坚持了一会,天空这时倒是放晴了,不过可见光此时也没剩多少,拍下雪山在当时的最后身影后,天色全黑。日照金山终是没有看到。

20:00时的南迦巴瓦,等来的不是"金山"而是昏山,此后夜色来临,什么颜色的山都看不见了

 

       对于下午的这趟看山之行,我是八分满足二分失望,虽然此行是专门去看的日照金山的,之所以能在并没看到情况下还不觉扫兴、还能有这么高比例的满足感,是因为得到了另一份收获:在出来的路上,不期中看到了拉加白垒雪山。拉加白垒被说成是南迦巴瓦的兄弟,他们之间还有过残杀,对这类传说我没一点兴趣。

左侧是拉加白垒,右侧朦胧中的是南迦巴瓦,水面是雅鲁藏布江

 

拉近了看拉加白垒

        回到客栈已过了21:00时,早上九点外出,在12个小时的户外活动中,我在派镇渡过了因伤而停留的一天。原以为晚饭一定赶不上了,正好有几位今天新到的客人也刚进来,这些陌生人将成为我明天翻越多雄拉的山友,我们将一道走向墨脱。晚餐上,新来的客人喊着要吃藏香猪,50元一盘的、每人可分得两三块的藏香猪肉菜很快端上了桌,垃圾猪吗?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