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长征

各位在夹金山、大渡河、泸定桥上的身影都放在这了

 
 
 

日志

 
 
关于我

各位:我把大家伙在长征路上的照片都放在这里了,希望其中能有为各位所喜欢的,不管怎么说,各位的风采算是保留下来了。好想你们哟!!! 后发现在163的相册上传照片的效果更好,所以只在这传了几张就改到“相册”去传了,各位好汉“相册”上见。

网易考拉推荐

从八一到派镇 走墨脱2  

2013-12-11 16:14:00|  分类: 徒步到墨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墨脱或随丝绸之路旅行团远足伊朗,是我在2013年初时就放在心里的两大出行规划。都去当然最好,不过时间安排上有冲突,另外本人的GDP总量也是个问题,于是割爱伊朗,选择墨脱。

    自从十多年前知道了中国有个唯一不通公路的县叫墨脱后,就有了要亲身走去看看的愿望,这番心愿近几年变得愈发强烈,一是怕随着社会的发展墨脱也将无可奈何的褪去神秘变成俗地;二怕几年后的腿脚将不再有丈量大地的能力。

    为了试试脚力,当然也是为了满足喜好,4月份独自在五天内穿越了茫茫南太行;5月爬上了北京第二高峰海坨山;7月更是登上了太行主峰小五台,那是一次连续18个小时的行走,挺苦。几趟下来,觉得这腿脚还挺给力,也就对即将实现的墨脱之行充满了信心。

 

    派镇是林芝地区米林县的一个小镇,在墨脱不通公路前,这是公路可以到达的离墨脱最近的地方,原本是为墨脱驻军输送物资的转运站,在老一点的地图上,这个地名叫"派区"或干脆一个"派"字。派镇是去墨脱的必经之地,对于徒步者来说,如果按照军语,就是"进攻出发阵地"。所以对于我来说,在风光无限的川藏线上自驾了六天到达林芝的八一后,目标不是拉萨、也不是这个措那个湖的,而是要直奔派镇。与同车的欧阳、小官道别后,他们继续朝拉萨驶去,我则转搭公交驶向派镇。这一路先是行驶于尼洋河谷地,然后在尼洋河与雅鲁藏布江交汇处又继续沿着这条著名大河的南岸东行,全程82公里,车票50元,走了将近四个小时。路上经过2005年建成的位于米林县境内的林芝机场,还有一个叫"鲁霞"的边防派出所,这两个地方都离麦克马洪线很近 ,也就紧靠印度实际控制的、原本属于我国的"藏南领土"。鲁霞派出所离印控边境不过30公里,林芝机场离印军的机场只有一两分钟的飞行距离。现在的中印双方都在边境线上保持着克制,所以在这两处国防要冲看到的也都如同尼洋河一样平静。

林芝机场和鲁霞边防站,都是离麦克马洪线很近的边境要冲

全长300公里的尼洋河以清澈湍急的姿态在此汇入浑浊缓流的雅鲁藏布江,之后的河段就是世界上排名第一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在驶向派镇的路上,总能见到有些水墨画感觉的景象

    在驶往派镇的路上还有这么两件趣事:

    1、在路过一个叫"马姆卓玛"公安检查站时,公安人员上车逐一检查乘客的身份证后把坐在我前排的一位壮实小伙带下了车。顿时,车上弥漫出一股紧张气氛,这不是也要走墨脱的驴友吗,怎么啦,有案在身?恐怖份子?好在时间不长小伙又回到车上。原来此人来自内蒙,虽是汉族,但来自边疆的身份让公安人员格外关注,所以被带下车做进一步的询查。由此也可以看出,近些年来的西藏所面临的不容乐观的潜在危险。不过我相信,这些危机不是因为我们做错了什么,而是哪些跑到境外的敌对份子怕今后再无机会翻天而做出的最后挣扎,有些国外势力也乐意站脚助威,或出钱或提供各种方便予以支持,不希望中国发展太快的人在当今的世界上是大有人在的,因此谁能够给中国制造些麻烦,谁也就能得到"正义的支持"。另外自苏联解体后国际上不断出现的分裂潮也会渐进的在西藏和新疆出现波澜,我想。

    2、相遇"疯子"。虽然这次我是做好了独行墨脱的准备,甚至还乐得继独行南太行后再次来个单闯,但太多把走墨脱与生死相连的渲染还是让我多少有了些恐惧,保险起见,提前一个月就开始了寻找同行者的努力。"疯子"就是离京前从QQ上的"墨脱群"中搭上话的,当时这种可能在同一时间走墨脱的群友我大致找到了四、五位并都存入了"人才库"。昨晚住在林芝时,通过微信的"摇一摇"功能,发现库中的"疯子"也在林芝并且也是在第二天一早乘班车前往派镇。于是上车后就开始了观察,没多久,只见司机副座上的一位年轻女子回转身来,用夸张的表情以沙哑的高调哇啦啦的说起了自己的见闻,有点疯范啊,"疯子"就该是她,没错一定是她。认准后,坐在最后一排的我挥舞着作为联络标记的草帽朝她Hi了一声,疯子在第一时间也猜出了我是谁并马上说道:"这人是最靠谱的,联络了那么多的人,就这位老H真的出现了","疯子"像是发表声明一般向全车人大声说道,后来我知道,车上的乘客大多都是要去走墨脱的。之所以要把这位"疯子"单挑出来说一说,是因为她的有趣和不同寻常,还因为后来我又在走向墨脱的路上遇到了另一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同样也自称为"疯子"的好汉,也许敢用这一词汇为自己命名的人还真的就是不同凡响。关于两位"疯子"的话题,以后都会陆续说到。

    派镇到了。随着从这里出发走墨脱的人越来越多,更由于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景区的开发,这个原本在西藏都属于十分偏远、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庄现在真的变成了镇子,不过人口仍然不多规模也很小。

还在完善当中的派镇主街

派镇街头,这里的原住民是藏族中人数很少的"工布"分支

传说中的藏香猪自由自在的全家出行,两只狗狗在合唱一首迎宾曲,其中的"来啦"一句我听懂了

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景区的入口

    匪夷所思的门票:

    派镇是进入墨脱的必经之地,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景区的入口也设在了通向派镇的路上,也就是说要想去派镇,不管是什么目的,都要先买票。进景区的门票是240元,对于徒步墨脱的人也要收150元。按说走墨脱的人只是经过派镇,路线完全是山野间的无人区,并不经过所谓的景区,即便是在途中可以受惠的几处客栈,也是在大峡谷被世人"发现"之前很久就已由民间自发设立,目的是方便来往商旅和进出的山民,与旅游区的建立毫无关系,就是在地理位置上也不属于收门票的米林县而在墨脱县境内。对于这种实在是和掠夺差不多的徒步票,大伙开始的态度还是买吧,为了讨个好兆头嘛。可没想到买票时却遇到了更让人乍舌的不合理:根据有关方面的禁山《公告》,近期内不准旅行者徒步进墨脱,因此150元的票现在不能卖,但可以卖给你们240的,而且还要签写出了事故的免责书。嘿,真不知这桩售票买卖中藏着什么逻辑,难道这个所谓的"公告"就值多出来的90元?那些喜欢小题大做的记者怎么没个在场的呢。没想到这处景区竟是如此蛮横,大伙气愤了,于是原本想当良民的我们这帮刚刚相识的伙伴决定绕开关卡,逃票进入派镇。想走墨脱的人大多事先做足了功课,包括知晓逃票的功略,比如费点力气翻座山再淌点水的全逃法,还比如混在施工队伍里的半逃法。当时正下着雨,一场本不该遇到的周折又影响到心情,于是我选择了省些力气的半逃法,先是脱下颜色夸张的冲锋衣,再藏好行囊,然后钻进拉水泥的卡车,装扮成司机的副驾,条件嘛就是在过关后付给了藏族司机60元。更多的同行者则是用的全逃法,也就是走山路绕行至事先定好的客栈,用的不到两小时也都顺利到达目的地。是逃票的人错了呢,还是巧立名目卖高价的当局错了?

     关于上面说到的禁山的《公告》,想来应该与下面两件事有关:

     1、八月份三名走墨脱的驴友因迷路在失踪11天后,一人生还,另外两人至今下落不明。

     2、九月初的连降大雨引发的泥石流切断了墨脱通往外界的道路,包括徒步路线也变得异常危险,有数十位驴友因此受困在墨脱县城数日(公安出面收了身份证后强制扣留的,不准离开,怕出人命)。

由于走墨脱的驴友出了事,当地的公安和政府都要出面救援,这种事又几乎是年年都会发生,不难想象这对当地是多么大的负担。于是禁山的《公告》就张贴了出来(我是这么猜想的,没准是小人之心呢)。只是这么一个按说是有权威的"公告"怎么就那么不值钱呢,另外这一公告按说只是针对那一段的特殊气象而发的,到了我去的9月下旬已是一年当中这条徒步路线最好走的季节,怎么还不解除。把这样一张禁而不止的公告贴在墙上就是为了多弄几个门票钱?相信有关方面还不至短视到这个份上,不过自讨嘲笑的效果无疑是造成了。

    拉我混关的卡车司机是位工布藏族,这是藏族中人数很少的一个分支,过去没听说过,到了林芝后才知道,工布藏族的主要聚居地就在林芝地区。我与这位自称还是山难救援队成员的卡车司机接触的时间约有一小时,当谈到救援经历时,他讲了这样一段令我印象深刻话:"你们汉族人不行,在山上的时候各顾个,不管别人,死人的事就是这样发生的,我们藏族绝不会丢下同伴的,见谁有难,一定会去帮助的"。我相信他讲的话是他见到过的实际情况,但其实这些行为特点并不一定与哪个民族有直接的对应关系,而是生存环境和生活方式所带来的结果。我想不少偏见、不少隔阂就是缺少了对相关背景的深入了解,不过似乎偏见容易打消,隔阂消除起来就难了许多,有些事有些行为明明是可以理解的,但仍然还是不喜欢甚至是厌恶。

    顺便说说这次了解到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和大峡谷景区:雅鲁藏布大峡谷北起米林县大渡卡村(海拔2880m),南到墨脱县巴昔卡村(海拔115m),雅鲁藏布大峡谷长504.6km,平均深度2268m,最深处达6009m,平均海拔在3000m以上,是世界第一大峡谷。整个峡谷地区冰川、绝壁、陡坡、泥石流和巨浪滔天的大河交错在一起,环境十分恶劣。许多地区至今仍无人涉足,堪称"地球上最后的秘境",是地质工作少有的空白区之一。过去列为世界之最的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深1800米,长440公里)和秘鲁的科尔卡大峡谷(深3203米),都不能与之比肩(2011年去的湖北恩施大峡谷也自称胜过科罗拉多,真的假的?)。

    在我所看到的有关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介绍中,印象最深的是它所蕴藏的水资源:雅鲁藏布江的水能蕴藏量约为1亿千瓦,相当于全国河流水能蕴藏量的1/7,仅次于长江,而这巨大能量的2/3都集中在大峡谷中。曾有人提出,在大峡谷地区以最短的距离(40公里)、最高落差(2500米),建设一座世界最大水利枢纽(超过三峡两倍)的宏伟设想。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我们的这条大峡谷被"惊人的发现"后,观光景区也随之建立起来,景区的入口处就在派镇,按照推介上的说法,景区里有两大看点,一是大峡谷、二是中国最美的南迦巴瓦雪山。我因脚伤在派镇多停了一天,也就有机会在景区里的非旅游路线上沿着大峡谷的江边来来回回走了不少路,以我看到的和听到的,认为这个所谓的景区属于那种不值得一来的地方:以我自由行走的方式无论是在位置上还是在时间上,都在看山看水这两方面大大优于坐着大巴至此一游的那些人们。我也确实看到了大峡谷,但根本不是从照片上看到的那种壮观景象,不过和在公路边上就能看到的雅鲁藏布江差不多;南迦巴瓦勉强露出的尖尖角我也算是很有幸的瞥到了一眼,不过那可是在经过相当耐心的等待后的结果,为此从早到晚我在据说是最佳的观看位置上来回走了两趟,单程就有16公里。后来我在与进入到划定景区的游客交流感受时听到对方这样讲:"跑了这么远的路、花了不便宜的门票钱,所看南迦巴瓦完全被云雾遮着,只能是望山兴叹。导游说我们来的时候不好,只能下次再来了"。据说这美丽的南迦巴瓦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藏在云雾中,真要是"下次再来"的话,只能看看山脚的可能性仍然大于看到山峰,可能那时候还会听到"下次再来"的解释。为了推销而搞出来的夸大其词现在并不新鲜了,在不少地方都能见到。

    不是大峡谷和南迦巴瓦徒有虚名,只是能领略到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绝世景象的位置根本不在景区内,而是深藏于需要徒步两天才能到达的某个偏僻角落,不是一般游客能够到达的;南迦巴瓦也确实很壮观,只是那份美丽如果没运气或者是时间匆匆的话也就只能扫兴而归了,另外在许多地方,如鲁朗、如多雄拉山口,都是观赏南迦巴瓦的好位置,并不是只有在所谓的景区才能看到,当然也要碰上好天气。

    虽然这次在走向墨脱的路上,常有与雅鲁藏布江相伴的路段,另外自驾川藏线时也没少与气势磅礴的别的什么峡谷相汇,到派镇后还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入口处溜达了一整天,可以说在七八天内就一直在围着这条大峡谷转悠,但终是没能走到典型地段去一览她那世界之最级的景象到底是个什么样子,遗憾中只能放两从网上找来的图片作为补偿了:

虽然在2013年9月间的一周内一直就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附近行走,也在多处看到了大峡谷的模样,但终是没能目睹到这样的典型景象。据说非得在根本没路的丛林中披荆斩棘两三天后都能到达观看大峡谷的最佳位置,不容易啊

估计拍这副照片的人一定是吃了不少苦的,位置难找不说,而且这这个位置的海拔我猜要超过5000米,而且不会有什么容易攀登的道路,不玩命是难爬上去的,佩服作者!

         据说,如果在这个大拐弯处建个电站,发电量将超三峡

被说成是中国十大雪山中最漂亮的南迦巴瓦就是这个样子。虽然那天我也算幸运的看到南迦巴瓦主峰从云层中露出的尖角,但远没这张图片上的壮观。本人自己拍的片子将放在下篇 (此图片来自网络)

那天上午在看到南迦巴瓦主峰露个脸后,被一位家住该山脚下的藏民告之:"别灰心,今天这气象一定能看到日照金山,在天黑前一定不要离开"。于是我就等啊等,中午出来时衣服穿得不多,等到后来已是浑身冷得发抖,等来的却是一片昏暗并无"金山",之后就是在黑暗中走8公里路回到住地。放上一张金山图片,以解我的不甘吧。(网络图片)

    到了派镇,走墨脱的梦想也就即将变为现实,只是老天可能故意要用"伤其筋骨"的老方法来试试我的诚意:让我到派镇后迈出的第一步,就重重的踩到了铁钉上!当时我背着身从驾驶室出来(为逃票乘坐的那辆拉水泥的卡车),车是紧靠着路坎停的,我的腿并不短,可也够不着地面,一个小跳跃的结果就使一根以木块为基础的铁钉以垂直的角度扎入我的右脚掌。这一意外差点毁了我的圆梦计划,因为我的决心在此后发生过动摇,这是后话,放到第二天的日志中再说。

   

  评论这张
 
阅读(19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