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长征

各位在夹金山、大渡河、泸定桥上的身影都放在这了

 
 
 

日志

 
 
关于我

各位:我把大家伙在长征路上的照片都放在这里了,希望其中能有为各位所喜欢的,不管怎么说,各位的风采算是保留下来了。好想你们哟!!! 后发现在163的相册上传照片的效果更好,所以只在这传了几张就改到“相册”去传了,各位好汉“相册”上见。

梦幻多雄拉 走墨脱1  

2013-12-11 11:42:05|  分类: 徒步到墨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9月27日,经过四天在雪山和密林中的跋涉、成功的走到墨脱、继而到达川藏公路上的波密后,就在我于尼洋河畔享受着藏南特有的醉人风光时接到了需要让我马上返京电话,于是不无遗憾的取消了下面的旅行计划,想着如何才能尽快赶回。虽然此次进藏的两个主要目标~自驾川藏线和走墨脱都已实现,但西藏的许多其它地方对我还有着巨大的吸引力,首次进藏的我想去的地方还多着呢!

    责任感告诉我哪也不能去了,9.28从林芝赶到拉萨,29日从拉萨取道西宁于30号凌晨回到北京。紧接着从30号早上开始至10月6号,连续的打了七天工。许是半个月来不是长途驾车就是艰苦徒步的旅程过度磨损了筋骨、许是高原的缺氧的环境影响了体内循环、还可能是被不断的兴奋掩盖下的疲劳加上忽然的变故带来的紧张心情降低了免疫力,我病倒了。

    此生极少发烧的我从10月4号开始浑身发冷直至颤抖不止,体温到了42度!只能在吃过退烧药后才能得到数小时的安宁与昏睡。浑噩中,也许是某些神经在高温作用下无法平静,于是他们就编织出一幕幕的虚幻图像并以梦境的方式不间断的传递到我的意识当中:巨大的山体被无边无际的云雾缠绕着,在时明时暗的变幻中,或以山体的黑色为主、或被云雾的灰白色笼罩;明时,山上挂满了银泻似的水流,暗时,虚无的一片苍茫;画面上只有时浓时淡的黑白两色,不是黑色浸润着不断变大,就是白色扩展着充满视野……。醒来后我想,刚才这是到了哪,是多雄拉吗?后来同样的梦境连续三天占居了我的全部昏睡,看多了,也就可以判别,这些似有似无而且不断变换的景象就应该是十天爬上去的那座海拔四千多米的大山多雄拉。

    做梦按说是影响睡眠的,当上述梦境反反复复出现时,也会有一种潜意识的提醒随后出现:好好睡,别再继续做梦啦。奇怪的是,这样的"提醒"从未生效,清醒一过,梦境继续,而且这一做就是三天,直至住进医院,病情减轻后才停了下来。

    还让我觉得奇怪的是,这趟九月份的藏地之旅给我留下的难忘印象有很多啊,怎么就偏偏只有多雄拉入梦,别的那些或是给我带来愉悦、或是让我尝受艰辛的经历怎么就一律过虑掉了呢?

    这次进藏,先是在"世界最美公路"的川藏线上穿行了六天五夜,后又在雅鲁藏布大峡谷中和南迦巴瓦脚下流连,那可都是有着世界之最和中国最美称誉的地方。就是在走向墨脱的路上,也是饱览了从高山草甸到热带雨林的自然奇观;走过了或有激流列阵、或有塌方横陈、或遭蚂蝗叮咬、或遇彩蝶相随的奇特道路……。以上这些无不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都有着一经回味就会出现的饱满图像,而且在离开西藏后,上述景象都继续萦绕于脑际。可不知为什么,这梦境的导演就只选择了多雄拉,论容量,连续三天的"片长"把上述的"日有所思"装进去一些也是够的嘛。怎么回事呢,我不明白。

    不明白就不明白吧,毕竟多雄拉是通向墨脱的重要关隘,从那通过也没少尝艰辛,就用多雄拉带给我的梦境作为《走墨脱》的开篇吧。

     题头用头是根据想像PS出来的,并非实际影像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