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长征

各位在夹金山、大渡河、泸定桥上的身影都放在这了

 
 
 

日志

 
 
关于我

各位:我把大家伙在长征路上的照片都放在这里了,希望其中能有为各位所喜欢的,不管怎么说,各位的风采算是保留下来了。好想你们哟!!! 后发现在163的相册上传照片的效果更好,所以只在这传了几张就改到“相册”去传了,各位好汉“相册”上见。

荒芜家园的警示~杨树地记行  

2012-06-02 23:23: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IMGP2964-66题头用图

   2012年4月间从沿河城去碣石村,在蜿蜒于重山之中Y709道上见到深深的山窝中有处看上去仅剩断壁残垣的村庄,限于时间,当时只是拍了几张照片后就继续赶路了。回来后几经查找,原来那是叫杨树地的村庄,因缺水而废弃,乡民已于1985年由政府组织迁往它乡了。? IMGP2747

                        一个月前路过时 从公路上俯视杨树地 2012-4

    废墟往往对视觉有着特殊的吸引力,比如多年前学英文时读到的意大利庞贝古城,因被火山爆发摧毁后反倒成为了著名的旅游圣地;比如被千岛湖淹没的淳安旧县城,近年来成为了水下考古的热土!……。可能是这类废墟有着某种时光倒流作用,能让今人触摸到前人足迹。人们对看不到的过去都是好奇的,所以某些建筑废墟或是遗址也就具有了吸引眼球的作用。自从4月份从高处望了几眼杨树地后,就想着一定要找机会下到那个山窝窝里亲密接触一下这处荒芜的家园,事遂人愿,一个月后的5月12号这样的机会来到了。

   在Y709路上有个通往杨树地的小岔口,小岔口也是处高地,海拔近900米,站在那可以一览同样都是深藏于大山下面的杨树地、塔上和僻静寺三个弃村,僻静寺离的远些,只能遥望到村舍的大概,塔上就在视线的正下方,羊群的身影可以辨识。杨树地是这三个弃村中最大的,也是此行要深入进去直接触摸的目标。杨树地位置图

                             避静寺、塔上、杨树地三村位置杨树地区域地形图3a

IMGP2952弃村之一避静寺远眺

                               避静寺远眺2012-5 IMGP2958-59弃村“塔上”全景

                            塔上村俯视

 IMGP2964-66大山深处的弃村杨树地俯视

                                   从高处遥望杨树地 2012-5-12

   从岔口到村里有条能通车的沙石路,不怕剐蹭的话,什么车都能直接开下去,我选择了徒步,蹦蹦跳跳的选择山脊往下走,没用20分钟就来到了村口,在这种级别很低的道路上,步行的速度要比车走得快。 IMGP2986车可开进但免不了划伤

    一进村先是见到一条黑犬立于路中,片刻紧张后旋即放松下来,它不吼不吠,目光中透出温顺还不停的摇晃着尾巴,显然它不是来拦路的,倒像是在欢迎我的到来。是它寂寞的发荒还是我有狗缘?不管怎么说反正我当这是一种礼遇,也当然要对它报以友好的态度,或许这狗狗明白了我心思,此后竟一直陪着我走完在杨树地的全程,直至最后用不舍的眼光送我离去。如有机会再来杨树地,一定不会忘了给它带几根火腿肠来。有趣的是,我的这条忠实的临时朋友对同行的另一位女士则完全是用大喊大叫的态度予以对待,不知这是否与我的暗中教唆有关,弄得那位女士居然发问:“这狗是公的还是母的”。IMGP2994                          迎宾狗,此行的“地陪”

    狗狗的加入使得于荒芜寂静中的穿行变得生动起来。自从1985年人去村空后,废弃了20多年的杨树地仍还有不少房舍大体上保持着完整。虽然是因为缺水无法继续生存而由政府组织外迁,但当当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故土要被放弃、一座历经数百年辛劳建成的家园要被割舍时,乡民们绝不会是一种简单的欢天喜地。

IMGP2988 IMGP3001 IMGP3021

IMGP3039IMGP3019

    杨树地曾经有过怎样的繁荣我无法知道,不过这座起码在明代就已建成的村落由于地处京城连接塞外的“西山大路”当中,仅凭过往的客商及骡马的吃住就应该有份不错的收入,比如在前公路和铁路时代,京城的肉食来源,其中一部分就是靠羊贩子从内蒙和张家口那边赶着羊群走到北京的,杨树地就是这条运输线的必经之地。能在这样的深山中安居数百年一定有着某种生存的优势或是生财的营生。

   群山环绕的环境、东倒西歪的残屋、遍地砖瓦的地面、整齐寂廖的桑田、一口枯井、一群山羊、一条孤狗、一人留守,这就是今天的杨树地。

 IMGP2983

IMGP3023

 

IMGP3024aIMGP3149

IMGP3008 IMGP3046

IMGP3026b IMGP3109 IMGP2979

 IMGP3126

    那位独自留守者是为了在这牧羊,看上去是个乐观的中年汉子,无吸烟恶习。“一年能出个60多头羊,解决吃喝没问题,可我不喜欢吃羊肉……”,牧羊人这样对我说道。还想从他口中得到更多的杨树地往事,可惜当时正是羊群的归圈时间,他要忙于活计,怕影响人家,没再继续交谈。

IMGP3037唯一住人的房屋 IMGP3036一个人一只狗一群羊的杨树地
                                      牧羊人的狗和他的屋

          没了人烟的杨树地成了羊的天堂,漫山的羊群悠闲的啃食着青草,还都住在遮风挡雨的院落里。听牧羊人讲,天一亮羊就自动上山觅食,太阳落山时羊群就会自动回来,完全不用人管,也不用喂。比较那些不断被驱赶着逐水草找食、还要不时紧紧张张的穿过公路,躲避人车的羊群,杨树地的羊羊们可真算是幸福了。这次来杨树地正赶上羊群返圈,那些获得自由身的山羊各个都是一幅闲庭信步的模样,连那只小狗也都对着它们摇摆着尾巴,最可爱的是那些羔羊,一边嗷嗷叫着找妈妈,一边跳跃着撒欢嬉闹,舐犊情深的场面十分动人。

IMGP3028合成a IMGP3064IMGP3139 羊乐园a IMGP3083双图

IMGP3146羊的天堂-合成

    村中有口枯井,那曾是杨树地百姓的生命线,据说在1985年搬迁前井水已变得苦涩,而且要人下到井底才能将水掏出来。那段时间 ,年已60旬的村支书刘国存亲自把守井台,定量按户分配井中的保命水。相信如能遇到一位当年的亲历者,一定能讲出一大堆关于这口井的故事。

IMGP3041枯井-合成 

    杨树地是个完全被群山环绕着的村子,因而太阳也落得早落得快,过了4点没多久,天色已明显暗了下来,怕天黑后的山路不好走,只好停下原本还想再多拍些照片的计划,收工了。如上面提到的,离开时那只全程尾随的狗狗像是送别友人一样,一直陪我走到村口,眼中流露出似是不舍的目光。IMGP3147狗狗来送行-合成

    回程中在青白口小停,为的是要看看曾经是我党早期秘密交通站的“一元春药铺”。青白口是个挺大的村子,不知是故意为难还是真的没头脑,居然问了数人、还是中年人,都说不知道这处红色遗址,这该是他们的骄傲啊。当然了,我还是最终找到了,并从这处药铺的现在主人那里得知,他们一家就是20多年前从杨树地搬到这里并买下这处房产的。没想到这样的顺便一瞥居然增加一份对杨树地的后来情况的了解,这本是我很想知道的事情。IMGP3539

    杨树地是因为缺水而荒芜的,联想到80年代中期社会上曾热议要迁都的事,也是因为北京将面临水资源枯竭。后来当时的市长陈希同还挺郑重的让大家别这样说,理由之一是不利于吸引外商投资。北京本来就缺水,随着人口爆炸式的增长,这一矛盾越来越突出,不得以用重金南水北调,据说这种从一千多公里外调来的水每吨的成本高达10元。去年3月我曾站到湖北丹江口的大坝上,那将是向北京输水的取水口,为了扩大库容,又将有无数的百姓背井离乡被迫移民。记得当时身边有位同是来自北京的独行大姐曾动容的说“北京就不能自己多种点树,自己解决水的问题吗”?这种说法是有点天真了,但不应该被嘲笑,作为北京人,是不能不对水的代价无动于衷的。北京城是由永定河养育出来的,近三十年来由于我们这些子民过渡的向母亲河索取,永定河的水已变得越来越少,北京也随之陷入了缺水的困境,杨树地等众多乡亲可以说是受害于这种困境的先行者,北京就真的不会成为后来人吗?

M_7680知道丹江口水库还是在七十年代初,四十年后终见真颜

           南水北调的取水口 湖北丹江口水利枢纽大坝 2011.3

M_7665开闸时就不会这番光景了

                        丹江口大坝下面洗衣妇 2011.3

    当年议论要迁都时曾读过一篇在当时很有影响的报告文学《北京失去平衡》,就是专讲北京如何缺水的。从杨树地回来后又想到这篇文章,翻出来一看,里面竟有大段有关杨树地的文字,特将其抄录在这里作为本文的结尾,因为我很想对杨树地的了解多一些,因为我也担心北京将会因为缺水而失去活力。

    那段文字是:1985年,村里的耕牛已渴死了4头,羊也渴死了110只。去年杨树地全村向国家交售了131口商品猪, 可眼下,全村只养活着12口。 手扶拖拉机每天给杨树地送三四趟水,拉一趟水收费8块钱。算算账,按1天拉水3趟,3趟拉水45挑,每挑30斤计算,杨树地喝的水一吨要30.5元。同期北京的自来水,一吨是0.12元。杨树地当时 人均年收入96元。 60年代初的杨树地,热热闹闹,满街筒子尽是人,现在人少多了,短短20多年,村里的人口从280多人减少到110多人。村里的姑娘,紧着往外嫁,大小伙子二十七八、三十好几,还有十来个说不上媳妇。

                                                         2012.5.30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