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长征

各位在夹金山、大渡河、泸定桥上的身影都放在这了

 
 
 

日志

 
 
关于我

各位:我把大家伙在长征路上的照片都放在这里了,希望其中能有为各位所喜欢的,不管怎么说,各位的风采算是保留下来了。好想你们哟!!! 后发现在163的相册上传照片的效果更好,所以只在这传了几张就改到“相册”去传了,各位好汉“相册”上见。

春走法城、桑峪、灵水 烟花三门头沟之一  

2012-05-07 17: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 黄台村、法城、永定河畔、东胡林、桑峪、灵水clip_image002
         一直向往着“烟花三月下扬州”,可至今也没得到这样的机会,想象中的“烟花”应该是泛着白色的大片花海,而这样的景象我在同是阴历三月的门头沟山区见到了,此时盛开的杏花为荒山涂抹上星星白点,成片的杏林更是在山谷中挥洒出白色的海洋,除了水色少些稍显干枯外,我想象中的“烟花”大致就是这番光景了。4月12号这天一头扎进京西山区后,两天里在门头沟的崇山峻岭中、在满目的杏花陪伴下随意游走200多公里,一路上是凭古村、祭先烈,走老街、访教堂,沿河上论兴废 永定河畔话沧桑,顺心舒畅了一路,也忙不迭的拍照了一路……。
       1、山窝窝中的村庄“黄台”。
       在拐过一个180度的弯道后,在路下方深深的山谷中出现了一个被群山环绕着的村庄,在四周大山的映衬下,村庄显得小如沙盘,一幅典型的山里人家模样,很像是西南少数民族的村落。村庄依山而建,明显程现出U字形状,相信在“风水”先生眼里一定是块好地方。

clip_image004

clip_image006
   
          2、王平地区人民的抗日纪念碑。
         该碑立在109国道安家庄的一座小山上,不管走到哪,凡遇到这样的标志我是一定要前去拜谒的。小山不算高,不用10分钟就来到碑前,碑是2004年立的,
仔细看了碑文,原来还只是在说“人民”,没有具体的人和事吗。咳~不得不为这样含糊其辞而叹息!这不是对待历史尤其是救危救亡的抗日史应有的严谨庄重态度。从后来的行程中得知,国民党的猛将卫立煌曾在抗战初期据此抗敌,在这样一个并不大的区域也套用“人民”来说事不是把本来并不模糊的史料虚化了吗?从纪念碑处下望,公路、铁路、河道在山脚下相交,在平静的山区中显出几分气派。
 

 

clip_image008
       3、永定河畔的新娘。clip_image010
       过了安家庄,109国道就有了永定河的陪伴,在根本见不到自然河流的北京,一渠徐徐清水的出现让人顿感愉悦,不由的停下车来赏水,这时一对新人也随后跟了过来,他们是来拍婚纱照的,作为休闲这是个好地方,可要拍婚纱照似乎还少了几分秀丽也没啥特色,说明北京缺水、整个华北都缺水啊,于是哪能有一汪“源头清水”哪就能成为人们前往的景观。新人的出现使原本静静的河畔生出些闹气来,也转移了我的目光,于是忙按快门蹭拍下这幸福的时光。
        历史上的永定河是条时常泛滥的灾河,可近几十年来,它又变成了只见河床不见水的干河,永定河是北京的母亲河,一条干河一定不是健康的状态,母亲有了病,她的孩子~北京城也不好啊。不过这两天的行程大多迂回于永定河畔,也都一直都能见到河道中的水流而且还都是令人愉悦的清水,不知是季节使然呢还是正遇到上游的水库放水。

clip_image012

春走法城、桑峪、灵水 烟花三门头沟之一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4、法城
春走法城、桑峪、灵水 烟花三门头沟之一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开车路过时就注意到“法城”这个似乎有某种含意的地名,当还曾专门停车打听,得知这里曾经是处决犯人的刑场,所以得名“法城”,只是当时忙于赶路没能进去看看 。这次又过法城,当然就要进到里头看个究竟了。法城位于永定河水系的清水河旁,109国道从村口经clip_image022过,是个有40来户人家的很普通的小山村。进村后没发现有什么能与曾经的刑场有关联的遗迹,村舍也不新不旧的没什么看点。村里极为安静,除见一位“公务”在身的老头和一位晒太阳的老妪外,不见有人走动,这种“安静”在许多农村中都能见到,与人口转移和劳动力外出有直接的关系,似乎不是什么坏事,但却会引出些令人头痛的家庭关系问题。

         法城的村口有座城门楼,公路的一侧十分显眼,这座城门楼虽然不是古建,不过其建筑样式倒与“法城”这名有着很好的呼应关系。从城门楼到村里要经过一条由花岗岩铺成的2300米的石板路,被说成是“北京最长的石板路”,只是这个“最长”确实吗?就算是最长,也应加上“现代”二字作为状语。法城附近的“太子墓”村我也是在十多年前就注意到了,这次没能到访,而且至今也没弄清楚到底是埋了哪朝哪代的什么个太子,一直没能找到相关的介绍资料。

clip_image020
clip_image024 
clip_image026 
    
     
      出了法城就在路边见到了大片开着白花的杏林,而且越往山里走这样的景象越多,与长在谷地成片的杏花相比,我倒觉得映衬在深色山体上由杏花泛出的星星白点更为动人,“烟花三月
”的联想也由此而生。 



      

  
   
   

clip_image032
    看到路边上有人在植树,觉得这才是一幅春日中的上好图画,这样的场景对我来说是有冲击力的,只是李白们怎么就没吟咏一首能流传下来的植树诗呢。十多年前我曾在十三陵很卖力气的挖了一个星期的树坑,那里现在变成了蟒山森林公园,我去时居然还要买票。在什刹海的边上我也流下过种树的汗水。
clip_image030
 clip_image028clip_image034

clip_image036
      5、东胡林 。
      东胡林曾因挖出过一万多年前的人类遗骨而闻名,“东胡林人”虽比18000年前的“山顶洞人”要年轻些,却是“北京地区新石器文化的创造者”。对此我适之甚少,只知道这是继周口店后的又一重大的考古发现,因此当路过109国道旁的东胡林村庄时,虽然还要按计划赶往下一个目标,还是来了一番蜻蜓点水状停留,拍下了村口那棵很是有些年头的老槐树,还顺便到路对面的西胡林村口看了看。



clip_image038


clip_image040


桑峪教堂a
   
     6、古老的山村“桑峪”。
      桑峪村以一座北京地区建立最早的教堂而闻名,天主教在元代时随蒙古大军传至北京,早在1294年也就是忽必烈当政时就有外国传教士来桑峪村活动,到了1334年,北京第一座天主教堂在桑峪村建立起来。600多年来,这座教 堂几毁几修,现在的教堂是1988年重建的。在与村民聊天中得知:闹义和团时,附近的村民曾包围了桑峪村,要来IMGP2212教民读本a杀教民杀传教士,结果桑峪村民团结抵抗并在得到
了“天助”的情况下保全了自己,从此教民们似乎更坚定了自己的信仰。我在这几年 的游历中有个体会,就是那些十分有助于了解当地社情的信息往往是在与当地人随聊中获得的,也许这些信息加入了不少传说和想象,却是鲜活的生动的,也是在搜索引擎上查不出来的,网络使信息来得容易也使人们少了思考,从而写出大量如同图章样的文章。


IMGP2224桑峪教堂a

clip_image042

clip_image044
      桑峪村头有篇长长的“桑峪颂”写在一面墙上,“桑峪古村落,亘古有人栖……”,看后令人感知到这里的厚重,显然是个很“文化”的地方,而不是那种只是为了遮风避雨的生存居所。
clip_image048
         这几年我到访过不少处北京地区的“古村”,其村史大多从明初的大移民算起,起源于金元时期的就算早了,可这个桑峪村却是在汉代时就已人丁兴旺,有这般长久成村历程的村庄我在北京地区还是第一次见到,可惜的是clip_image046除了“兴于汉代”四个字外,再无其它可以做进一步说明这段悠久村史的资料,字面上说的什么“汉庙”、“汉柏”我一个都没见到。按着我所知道的历史常识,在元朝建都北京成立大一统的中央政权之前,北京这地方一直都是被中原王朝视为蛮夷人的“域外”,也就是说,桑峪在元以前并不属于“天朝”,要么是匈奴的属地、要么是鲜卑的子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仅仅是桑峪百姓“国民身份”的变革就该会有多少引人的故事包含其中。
       抗战时期,桑峪地处共产党活动区域的前沿,日军在其南面不远处的“军响”就设有据点,桑峪的百姓为民族的解放事业先后有22人献出生命,其贡献是不难想象的,不过在我看来,更难得的是桑峪人记住那些先烈们的名子,而这一点正是国人往往容易忽略掉的细节,这也是桑峪有“文化”的具体表现。特将桑峪的革命烈士名单抄录在这里,以表达我对他们的敬意。抗战时期:张福增、杨运广、张克维、杨德润、杨德社、杨怀文、张全富、杨永春、杨巨思、杨广录 杨振民、杨建廷、李尚琪、良金银、杨维民、张进普。解放战争时期:杨在林、杨运会、杨运令、杨运庭。抗美援朝时期:杨怀春、张公第。桑峪,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地方。
         7、“举人村”灵水。
        出桑峪沿着Y702道往西约6公里就来到了灵水,这条道路开的两山之间的谷地,路边遍是正值花期的杏林,满目粉白如海,煞是养眼。不知为什么平谷的桃花那么有名,每年都还会有个什么桃花节,桑峪这条勾里的杏花也很好看嘛,加上静悄悄没有“人灾”的环境更是让人留连,也许是人们更喜欢艳一些的粉红。
clip_image052clip_image050
        同桑峪一样,灵水也是个有着千年文化史的古村,在中国1300的科举制度中,这里出过22名举人,2名进士,所以有了“举人村”的美誉,可惜这些学子出在哪朝哪代、都干过些啥事的具体资料没有见到。

clip_image054
        现在远离交通干线静悄悄的的灵水村在清末民初时可是相当的繁华,由于地处京西古道的要冲,那时的灵水村有买卖商号十几家,其中号称八大堂(三元堂、大清号、荣德泰、全义兴、全义号、三义隆、德盛堂和济善堂)的商号更达到了规模经营程度,他们在当地收购核桃、杏仁、大枣、红杏等干鲜果品,用牲口驮到北京、天津等地区贩卖。也许是传统的影响,也许是因为有了经济实力,民国时期这里又出过6名燕京大学毕业生。

clip_image056
       灵水村在2005年时被评为“全国历史文化名村”,可惜这次到访时阳光已被山体遮住,光线不好也为了赶路,拍了两张照片,转了一圈后就匆匆离去,以后有机会还应再来,必竟是“全国历史文化名村”,其中该是会有值得品尝的丰厚味道。
                                                                                                                    
                                                                                                                                          2012.4.25
                                                     
                                                                       
之一:黄台村、永定河新人、法城、东胡林、桑峪、灵水
                                   之二:宛平县抗日烈士陵园、沿河城、一线天
                                   之三:向阳口、Y709盘山路、杨树地无人村、碣石村 青白口

      

 

 


 

 

 

 


  
  

 



 

  评论这张
 
阅读(4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