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长征

各位在夹金山、大渡河、泸定桥上的身影都放在这了

 
 
 

日志

 
 
关于我

各位:我把大家伙在长征路上的照片都放在这里了,希望其中能有为各位所喜欢的,不管怎么说,各位的风采算是保留下来了。好想你们哟!!! 后发现在163的相册上传照片的效果更好,所以只在这传了几张就改到“相册”去传了,各位好汉“相册”上见。

23回到共和  

2012-12-26 19:03:32|  分类: 从唐蕃古道走向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到共和(2012年7月16日至17日)

                      ----从唐蕃古道走向黄河之源23

      共和是个地名,很容易与孙中山搞的"共和运动"搞混,说"回到共和",以为是要回到民国初年的那种政治体制。

      这天中午结束了在黄河源头的活动,14:30时离开两湖,差不多在夜里11时才到达共和,行程420KM。路过花石峡时见到了彩虹,晚饭吃在温泉。

      共和是这次黄河溯源旅行的中转站,来时先在这里休整一晚,然后取道玉树前往黄河源头,拜谒完牛头碑后,又沿214国道原路返回到共和,共和又成为之后行程的起点。

共和县城是青海海南州的首府,县城所在地名叫"恰卜恰"镇

海南州是个藏族自治州,但恰卜恰的回民不少,伊斯兰风情要明显浓于藏风

      共和是个不大的县城,1929年民国政府在这里设县时,以"五族共和"之意命名。现在的海南藏族自治州的首府设在这里,青海湖、日月山还有龙羊峡电站都在共和县境内,旅游资源不算少。这个县城有着西北许多城市共有的特点,就是地域宽阔、人口不多,经济上不那么活跃,显得分外安静。

      恰卜恰是个镇子,共和县城就设在这个镇子上,恰卜恰来自蒙语"恰卜切"的谐音,意为切开的"崖坎",与"关"接近。也有说这是藏语"恰卜察"译音,藏语中"恰卜"意为"水","察"意为"热",合起来意为"热水",其本意为"河流流域有温泉。共和县城中那条既宽且干的河叫恰卜恰河,看到这条河后觉得无论是蒙语还是藏语,对这条河的命名都挺贴切,眼前的这条干河确实像是"崖坎",而恰卜恰附近又的确有温泉,我们还曾想去泡一泡呢。在青海,蒙藏两个民族有着长期的互为统治的历史,更有着长久的血脉交融,相信在语言上,两个民族也就一定有着相似之处。

流经共和县城的"恰卜恰"河,以干枯和宽阔令人印象深刻

23回到共和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本西宁到玉树的军事运输都少不了要在这里停靠 。对这类设施我总要加以留意

       虽然这次黄河溯源的旅程中两过共和还住了两晚,但并没对这座小城本身留下什么印象,值得回味的是历史上发生在恰卜恰的一件大事;值得记述的是两位带我们周游的司机。先说那两位司机。

一、马师傅与藏族壮汉才让

     外出包车,能否遇到满意的司机至关重要,也凭运气了。此行好运气坏运气都赶上了,坏运气是原计划中订下的那辆车与随车的两位车主,从兰州至共和县城坐的就是这辆车,好在及时发现这是俩位酒鬼,论价时也总是少走多报。到共和后就与他俩说了Bay Bay,然后重新在共和找来当地的车辆和司机,后来的事实证明,此举是多么的正确。

      1、马师傅。从外貌上就可以知道这是位标致的穆斯林,1958年出生的他蓄着一脸穆罕默德式胡须,衣着讲究,腰杆挺直,在街上碰到的话还以为是位阿訇,"我要是阿訇就不用受苦了,咱没文化当不成的",马师傅是这样说的。遇到马师傅还是在5天前初到共和时,那天是坐他的车去龙羊峡,闲聊时我们知道他家的房屋挺多,就提出可否借宿,马师傅痛快的答应了,只是那天返回时已很晚,也就没再去打扰。没想到马师傅那天的"痛快"并不只是客套,当我们再次来共和联系马师傅时,受到了去他家做客的邀请。马师傅讲,他家是从甘肃迁来的,已过了五代,改革开放前,一直以种地为生。马家的房子确实不少,院子的面积也很大,自家在院子里种的菜都吃不完。马家新房的样式在青海常能见到,以玻璃走廊为特点,猜是为了充分利用太阳能。不知马师傅家的生活水平在共和是否有代表性,如果当地的农民都能拥有这样的居住条件,那共和可就有了傲于青海甚至是傲于全国的资格。比比自己住的水泥小格子,马师傅家的院落和房舍着实太令人羡慕了。

在青海农区,这种带有玻璃走廊的民宅很常见

马师傅一家

马师傅的生活照与职业照

       午饭是吃水饺,原以为西北人做这种面食一定是十分熟练的,没想到马家的女儿和儿媳(专门叫回来为我们包饺子的)的手艺还不如我,于是我那天到成了擀皮的主力

          马师傅的服务好、路线熟、收费合理就不用说了,没有这个前提我也不会专门要在这里谈他。

        2、说完马师傅再说藏族司机才让。"16岁之前一直在放牛",初一见面才让就这样自我介绍。这位不到40岁的藏族司机有幅相貌堂堂的外表和壮实的身板,他是一车一人为我们服务,无论连续驾驶多长时间,从没见过他有倦容。从共和到玉树那天,从早到晚,就只他一人连续在214国道上开了16小时,以不急不躁的驾驶风格、稳重踏实的为人态度,从第一天起就赢得了我们全体乘客的尊重。

 才让在鄂陵湖

虽然当时的“敬献”不过是弄着玩的,不过这场"哈达秀"确实增加了空气中的"氧"含量,让黄河源头的经历更加愉快

        才让的话不多,但他随口说出的只言片语却往往具有典故意味、或者能为你了解一名牧民的少年时光提供一扇窗口。比如对"恰卜恰"和"茶汉素"这样的地名,才让告诉说"这是蒙古语,原来这是蒙古人的地盘",正是顺着才让的这句话,后来我把前不久阅读过的明代边疆史料进一步细化到蒙古人统治青海的始末。还比如才让讲自己小时候放牛遇到狼的经历,他指着自己虎口处的6块印迹说:如果小孩子被狼吃了,家人可以从遗骸上编辨认出这是谁家的受害者。简单一句话,一下就能让人联想到牧民的特殊生存状态,哪本书上能这有这般鲜活的细节?从才让口中我还知道了,原来牦牛是根本不用管的,完全由着它们自由自在的在草原上食草,哪怕冬季的枯草期或是草上全被雪覆盖,牦牛照样有办法填饱肚子,是一种真正自食其力的牲畜。

我想如果莫言看到了才让手上这6块印迹,说这定一部传世故事又能创作出来呢

 

从共和到玉树,连续开了16个小时车后到达玉树的住处

       才让的家我们也去了,可惜是他在共和县城里买的商品房,如能去他在农村的住处,那一定又可多得到些了解当地风情、了解藏民习俗的机会。才让在农村有200亩地,全部种青稞,每亩能有600斤的收成。小康人家啊 ,令人羡慕。

才让有一双儿女,在接受着汉藏双语教育。这个家庭生活状态令人羡慕

      才让这次是一人一车拉着我们走完了探寻黄河源头的全部行程,直至把我们送上回京的列车,在相处的7天中,没听过他有过一句牢骚与抱怨,想想这趟难忘的青藏之旅之所以十分愉快,有才让这样一位藏族司机是个很重要的因素。旅途中,才让还时不时的客串一把火头军,这可不是一般的帮帮忙,而是出手在一些关键时刻,比如在鄂陵湖扎营时,不知是因为风大还是因为海拔的高度,专门买来的"高原气罐"很不给力,是才让点燃了牛粪我们才能吃上热饭;还有一次,当我们其中几人在天黑时才赶回营地、又冷又饿的正为难如何在雨中整口饭吃的时候,只听到"我来做",这是才让的声音,于是我们几个晚归者就在哆哆嗦嗦的状态中喝到了热汤,那个享受啊!当时的情景后来经常在我头脑中浮现,每当想起,都会伴随着一份感动!

        二、我所知道的那件"大事"

      前面说了,共和作为一个县城是1929年的事,是取"五族共和"之意才有了"共和"这样一个地名。共和县城设在"恰卜恰"镇上,这个镇子的年岁可就长了,正是这个来自于蒙语的"恰卜恰"地名,引起了我的兴趣,因为我那有限历史知识中就有一件大事发生在恰卜恰。据我所知,在明代以前,恰卜恰与中原王朝的关系有点与那时的北京相似,都在一定程度上或是某一时间段内属于中央政权疏于控制的边缘地区,当中原王朝力量强些或是觉得有必要时,这些地方就在中央的统治之下,反之,这些地方就是吐蕃或者是"鞑虏"的天下。我所知道的那件"大事"是"火烧仰华寺",这事是今年6月去万家寨时从明朝军事家万世德身上知道的。在我看来,万世德是位堪比戚继光的人物。1588年(时为万历朝)占居青海的蒙古势力"叛乱",万世德从陕西赶往青海"平叛",为了取得军事斗争上的主动,万世德火烧了叛军老巢仰华寺,从而杜绝了"后患",在以后的很长时间内保证的明朝边疆的安宁。

       被万世德烧掉的仰华寺就建在恰卜恰,那时仰华寺的地位要远远高出后来名气很大的塔尔寺,许多重大历史进程的节点都发生的这里,比如蒙藏双方统治者在此缔结了"和平友好条约",从此蒙古人由信仰落后的萨满教改信藏传佛教,达赖喇嘛的称号也是随着蒙藏统治者双方的缔约而在仰华寺正式叫响的,时为公元1578年。火烧仰华寺还是蒙古人对青藏地区的统治由盛转衰的转折点,从此蒙古人不仅不再是青藏地区的强势民族,而且还渐渐的从过去所占居的青海湖等水草肥美的地区迁出,迁到自然条件不那么好的格尔木、德令哈等海北地区。我想这应该不是主动的迁移,而是屈于军事压力的不得以。以上这段关于"节点"的文字是我的阅读体会,以后要机会向懂的人请教,看看我的体会离史实有多大的距离。不过蒙古人在青海留下了大量的地名这是一点没错的,仅以这次在路上见到的就有不少,除了上面已提到地名外,像日月山、一塔拉、二塔拉、巴颜喀拉山、鄂陵湖与扎陵湖,还有唐古拉山,可可西里等都是来自于蒙语。而现在呢,还继续生活在这些地方的蒙族人口却是少得不能再少了,他们空空的来了,又空空的去了,不留下任何遗产,只留下了大量的地名,说明他们曾经是多么的强大。

       目前在我的印象中,共和这个县城是与马师傅、才让这两位萍水相逢的人,还有仰华寺连在一起的。从青海回来已过去了四个月,可马师傅与才让的身影总还是在头脑中不时浮现。如果有机会再去共和,这两个人是一定要去看望的。

 

五族共和 恰卜恰 萨满教 藏传佛教,达赖喇嘛的称号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