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长征

各位在夹金山、大渡河、泸定桥上的身影都放在这了

 
 
 

日志

 
 
关于我

各位:我把大家伙在长征路上的照片都放在这里了,希望其中能有为各位所喜欢的,不管怎么说,各位的风采算是保留下来了。好想你们哟!!! 后发现在163的相册上传照片的效果更好,所以只在这传了几张就改到“相册”去传了,各位好汉“相册”上见。

21牛头碑下  

2012-12-26 18:56:21|  分类: 从唐蕃古道走向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头碑下(2012年7月15日)

                                                                 ----从唐蕃古道走向黄河之源21

       离开玛多县城后,一路向西,在行驶了80 KM后,终于来到了此番旅行的终极目标~以两湖一碑为标志的黄河源头。两湖是鄂陵湖与扎陵湖,湖中之水可以理解为是黄河的源头;一碑是牛头碑,是黄河源头的标志性图腾。

       虽然在来前就知道真正的黄河源头还在离牛头碑一百多公里外的曲麻莱,但没有通往那里的路,除了科考队和超级行者外,常人难以到达,以现在的交通条件,来到两湖一碑就算是到达黄河源头了,所以黄河源头的图腾也就骄傲的竖立在两湖之间的措哇尕则山上,据说这一"确认"得到了广泛的公认。

从卫星地图上看牛头碑与真正黄河源头的距离

      进入两湖区域后,最先看到的是一块"世界海拔最高水电站"碑,再往前走又远远的看到了水电站厂房。从地势上看不出这地方有多大的落差,也就觉得这个电站怕是发不出太多的电量,可就是这坐建于2003年的电站结束了玛多无电的历史,而且还以3980的海拔成为了世界上最高的水电站。只是不知道这座电站是否现在还真能发电,黄河源头曾在2005年前后出现后连续几年的断流,水电站自然也就休息了几年,后来的情况就不知道了。

 

这座电站不仅最高还是黄河上的第一座电站

        再往前走,一条浑水穿路而过,这一定就是黄河最初成型的样子了,没想到黄河从一开始就带上的黄色。

流出鄂陵湖的这股水流就是黄河的最初形态

       通往湖区的道路要比预料中的好,虽然是条搓板路,但普通车辆就可平安通行,几年前还可能遇到的陷车等困境现在好像是不存在了,也许这路的状况在不久前得到了提高,看来那80元的门票没有白交。对于旅行者来说,好的道路当然是希望中的,但对无人区的脆弱生态,反到是没路更好。刚进湖区,我这肚子就有了翻滚感,恰在这时见路边有几处残墙,赶快呼叫停车,没想到奔向土墙制造遗迹的并不只是我一人,不知这是不是几小时前吃了禁捕的鳇鱼而遭到的报应。

通向湖区的搓板路。众人在图右侧的残墙留下了遗物

21牛头碑下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进入湖区后,放牧的藏民只见到两家,可能这与保护黄河源头而采取的移民、禁牧政策有关

21牛头碑下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优良的牧场曾使玛多成为全国首富县,但过度的放牧加上气候变化等因素使得天堂般的草原严重退化,再加上要保护黄河源头的生态的政策出台,玛多的牧民们大量搬迁,现在这种放牧的场面已在黄河源头区域不多见了

       继续沿着沙石路前行,鄂陵湖渐渐的出现在视野中,湖水一会看似发蓝,一会又变成了绿色,也不知是这是因为光线的变化使然呢,还是因为湖水的深浅不同所致。不仅湖水的颜色泛艳丽,连天上的云层也好似被彩笔涂抹过,不知那一大块五彩祥云算是彩虹呢,还是另有什么名称,反正过去没见过。

鄂陵湖与五色祥云

                        海拔4300米的鄂陵湖,可能是离天堂最近的大型湖泊了,让人觉得天堂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21牛头碑下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鄂陵湖畔的人、牛与自然
21牛头碑下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生长的天堂里的牛羊,还有比这更好的牧场吗。 鄂陵湖畔

鄂陵湖与多卡寺

双色鄂陵湖

        过了一处弯道后,眼前是一大片平坦的草场,草场中央立有一块"迎亲滩"石碑,又是一处与文成公主那凄美的故事有关的景物,虽然我非常希望松赞干布真的是在这里迎娶的文成公主,但似乎没有任何可信的史料能够证明这不仅是个传说。

过了这道湾后就是"迎亲滩"和多卡寺

据说中松赞干布就是在鄂陵湖畔的这处滩地迎接到文成公主的,按说这是个令人肃然起敬的地方,无奈肚子的原因,只好躲到后面再次人造遗迹

       迎亲滩边上有个看上去是政府为藏民新建的定居点,叫"擦泽牧委会"。好想走进其中一户人家去接接"地气",这样的走访往往能得到当地实情的"独家"信息,使得旅行的收获更加丰满。可惜的是,除了见到几名正在干活的外地民工外,就只有一只狂叫不停的恶狗了,就是没见到有"土著"从这些新居里进出。6月份写《万家寨与万世德》文时曾看到有关两湖地区人口来源的叙述,大意是:"明万历时期,原驻牧在青海湖的蒙古火落赤部叛乱,惹得明朝军队出兵镇压,火落赤部兵败后有部分人逃到两湖地区并定居下来,慢慢的被藏族同化,最后也被视为藏族"。按照这段文字叙述,眼前这个"擦泽村"里的先民说不定就是蒙古火落赤部,如果能从当地藏民口中得到证实,那不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吗,这也是我很想去接"地气"的一个原因。

         鄂陵湖畔的擦泽村 像是一个还没入住的新村。流浪狗都很温顺,而这只拴住的家伙凶得狠,一名队员被它咬伤

       过了擦泽村,面前又是一大片平坦的草地,而且紧临鄂陵湖畔,是个扎营的好地方。一看表,还不到19:00时,想到要抓紧天黑前这段时间去看牛头碑,也就顾不上休整,拉上两位80后朝山上走去。约40分钟后我们在一片谷地中停了下来,是周围景色优美得让人走不动。"这不就是Windows    桌面嘛",小韩指着一旁说道;再朝鄂陵湖望去,只见数座佛塔和一道长长玛尼石墙列队一般展开在湖边,我并不知道原著民为何要建这些佛塔,只是感觉到那分明是一组对鄂陵湖顶礼膜拜、向黄河母亲恭身行礼的建筑,这也正是此时的我在内心涌动着的一股心绪。

雨中在鄂陵湖畔扎营,后面是擦泽村,一个新建的定居点

营地海拔约4300米,后面的鄂陵湖水面海拔4272米。这只流浪狗一直乖乖的陪在营地,一定是想找些吃的

去牛头碑路上见到的令人产生遐想的山形与天空

透过多卡寺望鄂陵湖

透过多卡寺望鄂陵湖

21牛头碑下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黄河源头第一寺,建于1837年的多卡寺,是一座宁玛派与格鲁派两派合一的无偏教藏传佛教寺院

      从湖边的营地走到牛头碑,就是疾行没两个小时也不行,此时我们东张西望的已在路上走了一个多小时,连1/3的路程还没走完,正犹豫是否返回时,老赵带车开了过来,于是在连续的七拐八绕后,终于赶在光线还好时来到了牛头碑前。这次跑了数千公里来到青藏高原,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区域连续呆了四天,就是为了来看你来拜你啊~牛头碑!在来青海之前、在前往黄河源的路上,曾多次想像着见到牛头碑后会生出种什么样的心绪,是手舞足蹈还是三跪九叩,可当真切的站在这尊神碑前时,心境全然是平静的甚至还有些麻木,当时的气温很低,风很大,在肚子有饿感的情况下更觉得浑身发冷,此刻的念头就是要在天黑前赶回营地,原来设想的兴奋与激动根本没机会冒出来。不过当时隔几个月我在整理这笔记写到这一段时,面对着牛头碑的照片还是有些心绪不平,今年是我的黄河年,老牛湾、东营黄河入海口、加上黄河源头,这黄河的一头一尾加上中腰,都是在今年下半年间走过的,牛头碑啊,你不仅可以表达中华儿女对母亲河的崇敬,还是本人"黄河年"的见证者。今年11月14号我去开封送别一位父亲的战友,利用这一机会我再次来到黄河边上,那个地方叫柳园口,是毛主席1952年视察黄河并写下"一定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地方。这次我所送别的那位以88岁高龄辞世的老人生前叮嘱子女:"把我的骨灰撒入黄河"。多好的安排,赞赏!到时候,也就是我的身后,倒不一定去黄河了,太远,给生者添麻烦,我选择什么也不留,除非有别的价值,比如用于医学教学或者器官移植。我早想好了。

立于海拔4610米的措哇尕则山顶的牛头碑 后悔没为这尊神碑带点礼物

从牛头碑俯视鄂陵湖 黄河之水就是从这处"天"上来的啊

       作为黄河源头的标志,牛头碑竖立的地方极好,在东西两侧的鄂陵湖和扎陵湖的簇拥下,牛头碑显示出一股子神圣和伟大的气派,其实这是大河之源的神圣和黄河母亲的伟大。"黄河之水天上来",站在牛头碑前就不再觉得这仅仅是诗人的浪漫情怀,而差不多是句地理学上的专业术语了。你看,黄河在海拔4610米的牛头碑脚下初步成型,等流至壶口时,海拔已降到448米,如果站在气势磅礴的壶口瀑布前仰望四千米上面的牛头碑,那不就是天吗。李白那个时代对黄河源头的认识还相当模糊,也不知诗人怎么就随口拽出个被后人经过不断探索才搞明白的地理认知。

      毛泽东生前曾多次提到要准备用三年的时间从黄河入海口沿着黄河走到黄河的源头,并且准备在1965年春天成行,这在许多文献中都有记述。如果他能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以72岁的高龄真的来到鄂陵湖与扎陵湖,那该是一件多么惊天动地的壮举,而且如果他真的能离开京城在民间游走三年,那么中国的政治生态很可能就会是另一种样子了,甚至有可能避免文革的发生。不过两湖地区也可能由于他的伟大到来而早早的成为万人向往的圣地,这样一来,黄河源头的生态或许在更早的时候就要遭受到人类活动的干扰。

      最近在《中国水文化网》上看到一篇为毛主席考查黄河做准备的文章,从中可以看出,主席要走黄河的想法并不只是随口说说,而是一件做了充分准备,很可能要落实的行动。这篇文章对了解主席、了解黄河都有帮助,特摘录部分文字如下:

      毛泽东生前有三个没能实现的志愿。第一个是下放到基层搞一年工业,搞一年农业,搞半年商业;第二个是骑马沿黄河而上到其源头,再从长江源头顺流而下进行考察;第三个是最后写一部书,把一生的事情包括错误和缺点也写进去,并说能够三七开就很满足了。

      1959年4月5日在上海召开的中共八届七中全会上,毛泽东说:"如有可能,我就游黄河、游长江。从黄河口子沿河而上,搞一班人,地质学家、生物学家、文学家,只准骑马,不准坐卡车,更不准坐火车,一天走 60里,骑马 30里,走路30里,骑骑走走,一路往昆仑山去。然后到猪八戒去过的那个通天河,从长江上游,沿江而下,从金沙江到崇明岛。国内国际的形势,我还可以搞,带个电台,比如,从黄河入海口走到郑州,走了一个半月,要开会了我就开会,开了会我又从郑州出发,搞它四五年就可以完成任务。我很想学明朝的徐霞客。"后来毛泽东又多次谈起要考查黄河和长江,并准备从1965年开始,从黄河入海口出发,一路骑马,逆行,带上各学科专家直奔黄河源头。

      为此,1964年由总参组成东西两支先遣部队,为毛泽东考查黄河做先期勘察。东大队的任务负责黄河入海口至宁夏段,西大队负责兰州至黄河源头段。

      西大队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走完了以下路线:兰州、西宁、日月山、恰卜恰、一塔拉至三塔拉、卡拉山口、鄂拉山口、花石峡、阿尼玛卿山(当年车辆翻越不了巴颜喀拉山,要绕道四川)、玉树、玛多县、鄂陵湖、扎陵湖、麻多乡(曲麻莱县)、雅拉达泽峰(H:5214m,黄河源头)、玛多县、-恰卜恰、倒淌河、茶卡、都兰、格尔木、大柴旦、冷湖、当金山口、阿克塞、敦煌、安西、玉门、酒泉、兰州。

      1964年春节前,西大队所有成员到达兰州,春节之后的第一站到达了青海马营的骑兵团团部。马营当地很穷,很少见到人。地上种的庄稼都用石头压上,目的是不让水土流失。当地流行一句话:"一斤石头二两油",可见那里的风沙严重性和石头的贵重。

       西大队在西宁停留了近一周,主要是与"塔尔寺"喇嘛交谈,深层次了解喇嘛各教派的历史和现状,同时让成员的身体更加适应高原气候。

       三月底过日月山,之后,穿越一塔拉、二塔拉、三塔拉,开始进入真正的高原。翻过卡拉山口到达了兴海县,并在这里停留了几日,了解全年不同月份的气候变化及自然情况。

      翻过鄂拉山口后来到花石峡。去黄河源头本应向玛多方向前进,但由于毛泽东对玉树这个在汉唐时期就是著名的重镇和颇具神化色彩的通天河情有独钟,为了有备无患,因而转向去勘查至玉树的道路及周边情况。当年的巴颜喀拉山是无法直接逾越的,要从巴颜喀拉山南侧绕行到四川边界到玉树。

       完成在玉树的勘查后,在得到玉树军分区一个骑兵连的支援情况下,西大队按原路返回至花石峡向玛多进发。在向玛多前进的一个草原上,许多藏民带着酥油茶和牛奶来看"门巴"(西大队随行的医生)。当补给车到达给小车加油时,许多藏民围看并用藏语呼喊着:"快来看!给汽车娃娃喂奶了"!加完油后,有个年老藏民围着汽车转,用身上的皮袄把车子的大小灯擦的锃亮,还问藏族翻译"它怎么会有这么多眼睛呢?是个金刚吧?"。当地藏民还对半导体收音机时非常好奇,边听边问:这里面有多少人? 当年,玛多百姓的家都是帐篷房,生活非常艰苦,居民多是猎户和牧民,这里的人员也较为复杂。解放军曾在这里清剿过土匪,多数牧民对解放军有好感,用珍贵的米蒸饭热情接待西大队。

       再往下去黄河源头的路极为艰难。进入鄂陵湖、扎陵湖时,骑兵连紧跟在车后,在没有路的草甸、沼泽和淤泥中前行。从玛多县城到曲麻莱县的麻多乡,虽然只有200多公里路,但一天走不到,当晚只能在草原上过夜。骑兵连为西大队搭起了帐篷,第二天起床后,发现所垫的桐油雨布都已冻碎。这一天,嘎斯69已不能载人行驶了(车在草甸和沼泽上慢速行驶,载物越重越容易陷车;在冰雪路面上行驶,载物是越重越好),所有人改为骑马,天黑前终于赶到了麻多乡。

      西大队在麻多乡一共住了两晚,队员们骑着马走家串户,调查当地的习俗、气候和土匪活动情况(麻多乡一带,常有土匪出没)。 后来了解到在西大队离开麻多乡后土匪又到麻多乡抢了许多牛羊,其实,西大队在麻多乡时就一直被土匪监视着,看到一个连的骑兵便未敢进犯。

       在麻多乡准备了两天后,西大队开始朝黄河源头---雅拉达泽峰(海拔5214米)前进,两天后到达。队员们看到的是一望无际的水洼,西大队在此将一块刻有"黄河源头"的石碑竖立起来。

       西大队完成勘查黄河源的任务后,按来时路线迅速返程。尽量利用白天将最难走的路跨过去。在走到鄂陵湖西头时,嘎斯69陷进了水洼。放牧的藏民看到后,围观说:汽车别把水喝干了。在翻译的请求下,藏民齐心协力帮助把车抬了出来。待后续车队赶上来后,便星夜兼程,一路未停赶回到了恰卜恰。

      后来西大队又探查青海湖、格尔木、大柴旦、莫高窟、玉门关、酒泉、张掖、武威,于五月上旬回到了兰州。全程走了三个月,在藏区用了一个月,顺利完成了为毛泽视察黄河做先期准备的任务。

      可惜由于各种原因,毛泽东走黄河的愿望没能实现。就是到了1972年毛泽东在大病一场后还说:"看来,我去黄河还是有希望的。"可见他对这一宏愿的向往之切。

 

毛泽东骑马走黄河 土匪 擦泽村 火落赤 天堂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