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长征

各位在夹金山、大渡河、泸定桥上的身影都放在这了

 
 
 

日志

 
 
关于我

各位:我把大家伙在长征路上的照片都放在这里了,希望其中能有为各位所喜欢的,不管怎么说,各位的风采算是保留下来了。好想你们哟!!! 后发现在163的相册上传照片的效果更好,所以只在这传了几张就改到“相册”去传了,各位好汉“相册”上见。

12感怀玉树  

2012-12-20 00:52:23|  分类: 从唐蕃古道走向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 怀 玉 树

                         ----从唐蕃古道走向黄河之源12

玉树的大门

        2010年4月间接成都表弟的电话,"玉树地震了,你怎么没去啊?"我知道这是句打趣的话,不过这到是说明了我这位表弟知道我是喜欢凑这种"热闹"的。我也确实想在玉树地震时赶过去,可动机嘛,不是太纯。当然最后并没去,我还没有想去哪就去哪的条件。

        终于去玉树的机会来了,当看到这次的黄河溯源活动的路线有绕道玉树的安排时,我没犹豫马上报名,其中就有"玉树"二字对我有着长久吸引的因素。

       最早知道玉树还在是上世纪70年代早期看过人民日报上的一篇长文后,那篇文章是介绍玉树军分区当时的司令员,说他外出要骑马,还要遭遇狼和熊,这对当时的我来说,是难以想象的新鲜事,因而印象深刻。看过文章后我立刻翻看地图,找到了这个我第一次知道的地方。从此这遥远的玉树就似乎与我建立起了一种关联,凡是有关玉树的事情都会引起我的关注。

    自从40年前看到介绍玉树军分区司令员那篇文章后,又多次在报刊上见到介绍玉树先进人物的报道,印象中有后任的玉树军分区几位主官,还有一位孔繁森式的县长等等。这次到了玉树让我明白,这应该是与偏远艰苦的条件容易引起媒体的注意有关。玉树是一个藏族自治州,位居青藏高原的腹地,面积有26万多平方公里,比江、浙、沪加在一起都大,著名的可可西里无人区就有很大一部分在玉树境内。在全国30个少数民族自治州中,玉树是主体民族比例最高(藏族占97%)、海拔最高(平均海拔在4200米以上)、人均占有面积最大(1999年总人口是25万,平均每平方公里少于1人)的一个自治州。看到这样一串数字,再加上一路走来的视觉印象,可以想象,就是到了现在,外出要骑马、驮物要靠牛、还会遇到狼等等与环境恶劣、条件艰苦有关的事情也还会在玉树地区存在着。

       对我来说,想去玉树不仅是为了赏山临水,还想通过在实地的行走来对映我头脑中的玉树,因为我对玉树向往已久。2012年7月,在去黄河源头的路上,于13号夜间11点,伴着扎曲河水的涛声终于来到了我已关注了近40年的玉树,至15号离开歇武镇,在玉树县城及附近区域停留两天。

      到达玉树县城及州政府所在地结古镇时天已全黑,城区的道路几无照明,沿着一条湍急的河流在黑暗中为找事先订好的"福山商务宾馆"又颇费周折。原来这处所谓的宾馆就是一排临时搭在河边的板房,难怪不好找。不过板式宾馆里面的设施还是说得过去的,有卫生间还有一放就光的热水。能在震后恢复中的玉树住上这样的房子,完全能够让人满意,连玉树州的政府官员还都在板房中办公呢。早上从共和出来,已在214国道上折腾了16个小时,一身的疲劳给这个玉树之夜带来了甜美睡眠,什么高原反应、头晕憋气一类的感觉一点都没领受到。

建在扎曲河的堤坝边上的福山宾馆 房屋看着简陋,里面设置还算齐备

       玉树县城坐落在群山环绕的一片谷地中,海拔3681米,比拉萨略高,一条水量很大的扎曲河(记得是叫这名)由北向南贯穿全城。气候上有着"无四季之分,有冷暖之别"的特点,78度为水沸点,空气含氧量不足内地60%,粮食放上十年也不会霉变虫蛀。

       这次来玉树离2010年4月的地震已过去两年多的时间,可整个玉树县城还仍然还是一处大工地,到处都是重建的场面和用彩钢搭起来的临时用房,沿街的商铺大多开在帐篷里,从部分已建好的房屋上可以相信,重新建起来的玉树一定标准很高,一定会让这座偏远小镇获得跨越时代的发展,全国都来支援的嘛,如果不是因为地震,玉树该是不会得到这种待遇的。

                              整个玉树县城就像是个大工地,到处都是施工场面属于长江水系的扎曲河从县城中流过

          上图是重建中的玉树,下图是震前的玉树(来自网上),从照片上可以看出玉树在震后的变化

                                                            从结古寺下望重建中的玉树,多张拼接

                                                               不知这种标准的民居是否为民众建造

                                                              已建成的住宅区,标准真是不低的

                                                       像是一所建设中的学校,看外形,够高级

                                                                                        现在的和将来的红旗小学

                                                         商店、餐馆大多开在帐篷里。商业一条街也是帐篷一条街  

                                                               这处有意保留的废墟成为了玉树的标志

                                                                      保留下来的废墟和应时的标语

                                                                               北京承担了不少援建项目

                                                                  建设者来自全国各地,干活的不像有当地人

        不同于青海其它地区的藏民都属于安多藏族,玉树属于康巴藏区,都说康巴汉子如何彪悍英俊,可惜这次没能有机会近距离与当地人接触,也辨别不出哪个路人能算得上是标准的康巴汉子,到是能发现这里年轻男子的头发大多乌黑繁茂。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如果少了与当地人随意聊天的机会也就等于没接上"地气",会少了许多趣味呢,这次的玉树之行就少了这样的机会,是个遗憾。

12感怀玉树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在我看来这汉子就很"康巴",如果穿上藏装会更具风采. 下图中的头饰好象是康巴汉的典型装扮
12感怀玉树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玉树全州的藏族人口占到了全部人口的97%,是个藏风浓郁的地方,这一特点无论是从建筑上还是从百姓的服饰上都显得十分突出,就是在县城这样已十分汉化的城市,藏区的特征也十分明显,对于外来者,想看到的正是这些异域风情。

                   这种簸箕形的帽子不知与藏传佛教的派别有无关系。背景是原来的麻风病院,后来改为佛学院,地震后在院子里搭建起板房,成了州政府的办公地,  

                                           在玉树能见到许多年轻女子戴这种平帽,很好看,下图是走在街上的小学生

                                       这身行头太有风格了。脏和旧并不等于不好看,在我看来就也是一种时装秀  

一位小喇嘛。可能应该称呼这些出家人为"阿卡"

                                                                                 他的童年一定不缺少快乐

                                    转经似乎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大街上的行人,转动着经桶或是捻着佛珠并不鲜见

虽然新玉树在热火朝天的建设中,但这种震后的生活方式还常能见

                  经幡专卖店,下次再来藏区一定也要"请"些经幡哈达还有那种五颜六色的小纸片,叫龙达吧。面对神圣的山川河流

                  没点表示不仅不应该,还会让愧疚感顿生。

        玉树的虫草据说是全国产量最高质量最好的,打听了一下,质量上乘的虫草现在要15万元一斤。都知道像现在这种地毯搜索式的挖虫草会破坏草原,可好象并没一点要予以制止的迹象,这几年在去过的云南和四川的藏区,在与当地人的接触中都会听到挖虫草的话题。本想去玉树的虫草市场看看,可没能抽出时间,见路边有"收虫草"的招牌,拍下来,算是对玉树的虫草有了点不沾边式的了解。

        新寨玛尼堆是玉树的名片,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玛尼石堆,始建于300多年前,由无数虔诚的藏民用 25亿块玛尼石堆成(怎么数出来的?),在两年前的地震中遭到了严重破坏。这次虽然没在这处名胜驻停,但从两次路过的车窗外还是能见到有许多藏民在这里朝拜,也算是大致看到了这处吉尼斯纪录的模样。

        玉树还是藏獒的原产地之一,街上到处都能见到藏獒的招贴画。一个偶然的阅读,让我看到了对什么是藏獒的一种新解释。按照玉树兽医站站长(留日博士)的观点:藏獒并不是一种品种,它本身的意思只是"凶猛的狗"。藏民中流传最广的一种说法是"九犬一獒",是说,在母狗产下一窝九只(或十只)小狗时,不给它们喂奶,将小狗们放在封闭的空间之中,幼狗们会因为寒冷或饥饿相继死去,最后活下的一只小狗,就是藏民们所称的"";而另一种说法是让九只不同的犬在封闭空间内互相撕咬,最后胜利的一只称为獒。在藏民的心目中,只有这样活下来的狗,才是所谓的藏獒,而现在一代代繁衍下去的藏獒的品种,没有经过这种残酷的挑选,根本无法成为真正的藏獒。这位站长甚至认为 "藏地已无獒"

                                                                            玉树特有的"雪獒"网上图片

        这次出行的目的地是黄河源头的鄂陵湖和扎陵湖,来玉树是故意舍近求远的途中,虽然在两天时间内抓紧了一切时间四处游走,但还远远没看够,比如全国少有的一块黑颈鹤保护区、比如有小北京之称的拉布寺都没去成,热闹非凡的赛马会也没赶上等。回京后总还在回味着在玉树的感受,可惜、遗憾之类的念头没完没了……,不知是谁说的:"旅行就是制造遗憾的过程",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在收不回来的心思驱使下,借助于网络继续于虚境中在玉树游走。先是找出有关玉树历史变迁方面的资料阅读,后又试图从网上找出四十年前让我知道玉树这样一个地方的那篇人民日报文章,结果这篇文章没找到,到是在不经意见到的《玉树战友之家》吸引了我注意,并用了一整天时间一口气浏览了其中部分文章。之所以是"一口气"、之所以用了"一整天",是因为这些帖子的内容对我的种深深的触动。按说这些战友中我没有一个相识,也没有过他们那样的经历,但我怎么就被深深的触动了呢?想来想去好象还是无法将自己的这番心境清晰的梳理出来,自己也弄不明白自己了。此时一个"后凝聚力"的概念冒了出来(算我的发明吧),我认为这是一种由积极向上的集体的记忆而形成的一种力量、一种能让人们的精神世界更加健康更加充实的往事追踪。也许就是这样一种"后凝聚力"将我吸引、将我打动。

       追忆青春年华是人生常有之事,但这的追忆大多是个人的心理活动,而我在《玉树战友之家》见到的却是一种集体行为,一种少有的集体情感取向。从发贴人的年龄分布上看,老中青都有;从身份上看,有任过军分区主官的高层;有连、排、营、团的各级军官;更多的是普通士兵;甚至还有多篇玉树老兵的儿孙辈们的帖子。这些不同年龄、不同官阶、不同服役时间、来自不同地区的退役军人写出来的东西却都有个共同的认知,那就是对自己的那段或长或短的戎马生涯为荣,为自己在艰苦的青藏高原上渡过的青春岁月无怨无悔,对一同站岗放哨的战友情谊十分珍惜。从这些帖子中还可以看到这些老兵在离开玉树多年后仍然怀念着玉树,惦记着玉树,从2010年玉树地震后,分散的各地的玉树老兵纷纷自愿捐款以及凡有现役的玉树战友走到这些退役老兵所在地时受到欢迎这两件事中,可以看出这些在玉树当过兵的人中的那种深深的玉树情结。

        一般说来,一种深深的集体记忆、一种多年过后还不能忘怀的集体情感取向往往来自于大苦大难、或是生死之交的共同经历,那么和平时期的这些玉树老兵怎么也会构建出这种在我看来是高贵的精神世界呢,"后凝聚力"又是怎么产生的呢?想了想,觉得应与下面这些因素有关:

       1、在特殊环境下的共同经历。遥远、高寒、缺氧、物资匮乏的玉树就属于这样的特殊环境,1975年时,从西宁乘军用卡车到玉树,800公里的路途还要走四天(不通公路时要走一个多月),就是到了条件已大大改善的现在,筑路工地上还满是"缺氧不缺精神"的标语。

       2、对那段军旅生涯的共同的正面认识。他们当中肯定也会有人遭遇过挫折、受到过委曲、有抱怨甚至是对上司的不满(有人竟用了仇恨字眼),但没见哪篇帖子是不以那段军旅生涯为荣的,因而也就能在这些帖子当中读出歌颂基调。是啊,可以简单的想像一下,能在这种内地人不愿意来的地方当兵,这本身就很有意义,很值得骄傲。参照知青们的集体记忆,那情况就复杂多了,同样是青春岁月的付出,可说好说坏的都有,差别很大,完全不是一种调子。

       3、在玉树当过兵的这些从相对来说比较纯粹,也可说是比较"干净"。因为后门兵和特权兵是不会到这种地方来的,因而在这个人群中,也就少了些不平等,少了些权贵势力对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干扰与污染。

       4、从玉树老兵群的帖子上看,虽然他们之间可能相距数百公里,但都归属于玉树军分区,也就是说这些人不管是早来的还是晚来的,都是属于一个单位的,因而也就容易在彼此间产生认同感。

        网上见到的这些"玉树情结帖"加深了我对玉树的认识,也充实了这次黄河溯源的感受,也许今后我在与人谈玉树时,或是在多年后回想起这次玉树之旅时的 ,那些老兵们所表现出来的玉树情结都会是一项不可缺少的内容。

                        在玉树时,曾乘车从军分区大门经过,那些对玉树有着深厚感情的昔日军人都属于这家"衙门"。不管走到哪,

                          凡见到这类军事单位,我都会留意多看几眼。 

       玉树虽然位于青藏高原腹地,地处偏远,但在某个特定的历史时期中也曾是区域性的经济文化中心,这里所说的玉树只是指玉树县城所在地的结古镇。除了早在汉代就已形成的唐蕃古道进藏前的最后一个驿站就设在这里、居于交通要冲的位置外,地处青川藏交界处的结古镇还曾经是整个青藏地区的一处热闹大集,"结古"在藏语中就是"货物集散地"的意思,因此有关玉树的文史资料多了去了,虽然本人并无成为玉树问题专家的妄想,但还是花了些时间阅读了其中部分文章,尤其是下面这段史料引起了我的兴趣,可能这与本人的另外一段经历可资呼应有关,特摘录在这里:

        现在玉树州所辖地区在从隋朝直至明朝后期的漫长年代中,多次被各方诸侯争来抢去,其统治者也数次争叠更替。公元六世纪末到七世纪初(中原的隋唐时期),西藏高原有三支力量强大的势力。他们是:象雄、吐蕃、苏毗。而今天的玉树地区,曾经是苏毗国的辖地。苏毗国就是《西游记》中所说的女儿国,其根据是唐玄奘在《大唐西域记》对苏毗国的记载,这个奇特的国家在唐僧书中被为"东女国"。至今在青海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苏毗国开始没有男人,女孩只要到黄河源头的星星滩去洗个澡就可以怀孕。至于后来居住在苏毗国的男人,则是战败的羌人战俘。因此,苏毗国里女人主政,男人则是劳作和冲锋打仗。史书称:"凡号令,女官自内传,男官受而行。"直到被吐蕃呑并后,才改变了女人主政的局面。其实,这不过是这支古老民族保留的母系社会特征的遗风。

        原来女儿国"不过是这支古老民族保留的母系社会特征的遗风"。这话说的挺到位,如此说来,名为"东女国"的女儿国可能还真的存在过。2006年去丹巴时就见有去"东女国"的路标,并曾想找向导带着去看看,可那向导吓唬我说路途太远还不好走,结果没去成。但丹巴有个"东女国"的印象却牢牢的留下了。在丹巴时我通过与一位曾在文化局任职的藏族人聊天知道,丹巴的藏族属于嘉绒藏族,并自认为是古羌的后裔。"古羌人的后裔",这又与女儿国对上了,因为这个史载的苏毗国就在公元六世纪中叶前由羌王苏毗建立的羌人国家,故名"苏毗国"。丹巴离玉树虽也有数百公里,但应属于同一区域,如真有个女儿国,可以想像,两地应同属于该国。

         知道了原来玉树还曾是个"女儿国",这可以算是我对玉树的进一步了解,也可以说是这次黄河溯源的一点心得。昨天与在与黄河源同宿一顶帐篷的泉州小张通话,"玉树还想再去",对方说道。是啊,我也是我的想法与愿望,只是离60不远啦,还有机会实现吗?

         玉树,一个去了一次后还想再去的地方。

                                                                                                               2012-9-7

 

《玉树战友之家》的网址是:http://www.xici.net/b1107019/a_%D3%F1%CA%F7%CD%F9%CA%C2.htm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