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长征

各位在夹金山、大渡河、泸定桥上的身影都放在这了

 
 
 

日志

 
 
关于我

各位:我把大家伙在长征路上的照片都放在这里了,希望其中能有为各位所喜欢的,不管怎么说,各位的风采算是保留下来了。好想你们哟!!! 后发现在163的相册上传照片的效果更好,所以只在这传了几张就改到“相册”去传了,各位好汉“相册”上见。

网易考拉推荐

11后人不应忘记的筑路碑  

2012-12-19 19:55:43|  分类: 从唐蕃古道走向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人不应忘记的筑路碑

                      ----从唐蕃古道走向黄河之源11

竖立在巴颜喀拉山北侧,“查拉坪”路段的"青藏公路黄查段纪念碑"

         在共和通往玉树的214国道上,过了玛多进入黄河源区后,有几个能让行人瞪大的眼球地名~"大野马岭"、"小野马岭"和"野牛沟"。有野马还有野牛?真的?可惜我来回从这走了两趟,别说野马了,连原本数量很多的黄羊都没见到。后来听说,当地人把野驴叫野马,所以就有了这两个地名。现在,除新疆有些人工喂养、从国外引种回来的野马外,野生的野马好象早已在中国的土地上灭绝了,野驴嘛,在黄河源区现在的数量还不少,也有许多行人幸运的见到了,只是我这趟运气不好,仅仅是在远处模糊的看到了它们那矫健的身影。野牛据说还有,但数量稀少的要到可可西里无人区才能偶遇。

       不过让我久久不难忘怀的其实并不是这几处让人遐想的地名,而是在野马岭上见到的一块《青藏公路黄查段竣工纪念 建设祖国边疆巩固边防》的纪念碑。这块碑体积不大,寂寥的竖立在一个地名叫"查拉坪"的路旁,如不是当时瞪着双眼想看看到底有没有野马和野牛,大概也就注意不到它的存在。后来还是从照片上知道了碑身上写明的字迹,遗憾的是碑身上除了写着"西北军区"的立碑人外,任何可资让后人缅怀的信息都没有,连立碑的时间都没注明。但一看这块碑竖立的地方就不禁让人想到,里面一定有着感人的故事,一定与一项伟大的功绩相关联!虽然我费了很大力气想找出些能够证实我这两个"一定"判断的资料,但真是遗憾,目前在网上找不出任何对这块小小纪念碑的说明信息(见有几人在博客中谈到此碑的背景,我发现他们都说的有误)。可我是亲身从这段路上走过了,我也知道了一些另外一条进藏公路"川藏线"所付出的巨大牺牲的情况,于是我相信我的两个"一定"判断一定是不会错误的。

       现在用百度查资料,随便输入个什么词,往往会得出多得看不过来的讯息,可用"黄查段"的关键词,几乎是一无所获,转着弯查,倒是能得到的几条结果,但又记述不详且还相互不一致。比较起来,《当代中国的青海》中记述相对完整一些:

1950年5月8日,青海军区发出修筑青藏(即今青康)公路西宁至黄河沿段的指示,随即从一军抽调指战员9376人陆续奔赴工地参加修路,至同年八月底先后完工,共修路600多公里。

       1953年5月1日,青康公路黄河沿至玉树段动工修筑,至十二月竣工。至此,西宁至玉树全线通车,全长827公里。筑路期间,毛泽东、朱德曾分别为之题词:"为了帮助各民族兄弟,不怕困难,努力筑路!""好好建设公路,为造福人民与巩固国防而努力!"。

        根据上段文字中的"黄河沿至玉树"的说法,有理由认为,那块小纪念碑立于1953年之后,碑上说的"黄查段"就指的现在214国道上的"黄河沿"至"查拉坪"。从地图上测量,这段道路全长为100公里。查拉坪是离巴颜喀拉山最近的一处山口,海拔4700米。直至1965年的时候,公路还不能直接翻过巴颜喀拉山,从西宁去玉树还要绕道四川石渠,由此可以猜测,1953年时,只有能力将"青康公路"修到查拉坪,至于从查拉坪怎么继续把路修到玉树,就怎么查也找不出资料了。真不明白,写史料的人和从事相关专业的人怎么会如此"不小心"或如此不专业呢?

         黄河沿至查拉坪要经过大小野马岭和野牛沟,这几处路牌正好我都拍下了:

         不要说是60年前,就是现在走在这条路上,感觉就是到了无人区,看到的大多是沼泽和湿地,而且还是厚达1米的冻土地带,"如果碰上人,基本上就是土匪,就是拿出大洋也买不到东西,必须带足食物",这是当年修路军人的描述。在那个完全没有工程机械,全靠人力作业,而且所谓的物资保障仅是能免强维持生命的年代,在高海拔、高寒、还是冻土和沼泽地上修路该有多难是不难想象的。之所以这段艰难的工程后来少有提及,我想可能与青藏公路改线有关,从当年修建青藏公路的决策过程看,原计划是要在原唐蕃古道的路线来修建青藏公路的,也就是现在214国道所走的路线,后来发现,这条路线上约有三分之二地段是沼泽地带,这在当时是"难以克服的障碍","在缺少砂石木材等筑路材料时,大规模处理泥沼水草地的翻浆,比开石方还要艰巨"。所以后来把主要人力物力都投入到修建川藏线和经格尔木进藏的那条青藏线上去了,并在1954年将这两路修到了拉萨。由于有了那两条进藏的主路,包括"黄查段"在内的这条最初的"青藏公路"不仅改名为"青康公路",而且因在重要性上也降为了其次,成为了一条地方性公路,这也就是那块在我看来一定是记述着伟大功绩的小石碑不再为世人所关注,几乎被历史遗忘的原因。

从地图上看,"黄查段"应该就是图中用蓝线标出这段道路。这里位于黄河源区,不仅是高原冻土地带,还遍布着沼泽与河流

        "黄查段"有多难,修这段路付出了多大的牺牲,这方面的资料一点都没找到,不过可从青藏公路头号功臣穆生忠将军的回忆文章中找出些间接的线索。穆将军没直接说修"黄查段"的事,但他谈到1951年由他率领的18军独立支队进藏的经过,他说:"有不少同志在过沼泽地时陷入泥潭牺牲了,马匹和物资的损失也很大"。穆将军所说的"过沼泽"就是指的位于黄河源区的"黄查段",与红军过草地不同,他们当时是在无战事的情况下行军,还受困于沼泽,遭受到人员和牲畜的牺牲,可见两年后要在那种地理条件下修路会有多难。另外还在人民网甘肃频道上见到:"……从黄河沿到巴颜喀拉山察拉坪的路段是青藏高原最难修的一段。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有的地段在5000米以上,氧气稀薄、气候多变,又是千年不化的冻土地带"。可惜这段文字似乎是无头无尾,并没说出"黄查段"的其它信息,不过却是明白的点出了"这是青藏高原最难修的一段"道路。

11后人不应忘记的筑路碑 - 68411387 - 我的长征
             100公里的"黄查段"就是在这种沼泽湿地加冻土的地带上建起来的。现在一条高速公路正在这里建设中。

                           "K564"差不多就是"黄查段纪念碑"竖立处。到了今天,在这种地质条件下筑路还是交通部的"课题"

         实在是找不到有关修建这条"黄查段"所遇到困难和付出牺牲的资料,不过可以从当年修建川藏公路的资料中做些推测。现在有关修建川藏线的资料很多,在谈及工程之艰巨时,有这样一组数字令人震撼:"为修建雅安至拉萨的2255公里康藏公路,有三千余忠魂长眠大山大河之间,每一公里路都是以一至两名官兵的热血和生命筑就"。如果说100公里的"黄查段"是"青藏高原最难修的一段",那么所付出的牺牲是不是也与川藏线上的情况类似呢。

在网上见到这张"川藏路"修筑图,那么"青藏高原最难修的一段"的"黄查段"上筑路遇到的困难要比劈山挖石更多。当年的修路军人们是怎么在几乎什么工程机械都没有的条件下把这条路修通的呢?

        有感于现在的214国道给行人带来的便捷,赞叹这条高原大道在为社会的进步、维护民族团、以及巩固国防方面的巨大作用,再联想到共和国早期的军人们为此付出的牺牲,谁人还能在这块小小的纪念碑前无动于衷呢!

        说明一下:我当时见到这块小小的纪念碑时还是在行驶的车上,匆忙中拍出的照片模糊一片,上面的字迹也无法识别。回来后怎么也放不下这块纪念碑,于是费了老鼻子劲才在网上找了到现在采用的这张照片,也才知道这块碑上写的是什么字。咳~时间会让人把不该忘记的事情抹去。这张照片拍于2008年,也许当时刚被用红漆描过,所以能够让人看清上面的字迹。采用这张照片时犯了个错,就是没记下照片的出处,等到发觉这是个问题时,就再也无法找到拍片人的网址了,只记得那是一位骑车进藏的好汉。如果哪天我再次见到这位好汉的博客,一定要用留言或其它方式向他表示感谢,这不仅是因为这张照片助我了却了一块心事,还因为我相信那位骑行侠一定有着某种与我共同的价值取向。

        我当时拍下的照片是这样的:

 

                                                                                                            2012年9月24号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